卢志文:做实践的思考者和思考的实践者

[ 来源:未知 | 作者:孙金鑫 | 时间:2013-07-13 23:03 | 浏览: | 责任编辑:李玉佩]

 

做实践的思考者和思考的实践者

 

文/ 孙金鑫

 



 

  卢志文给人的最深印象有两个:幽默与敬业。他的幽默是一种冷幽默,他人会心,而本人不笑。他的敬业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激情,也深藏,也外露。“博学,不误子弟同人;敦品,不辱杏坛形象;躬行,不合世俗浊流”。他善于思考,崇尚实践,用自己的智慧与激情,不懈地追求着教育的幸福境界,成就了一份让人感动的民办教育事业。他是目前拥有江苏老牌重点中学宝应县中学、百年老校宝应县实验小学、江苏省示范初中淮安外国语学校和宝应县实验初级中学这4所学校、近万名师生员工的翔宇教育集团的总校长。

  

 

 

◆选择:为教育理想痛并成长着

 

 

  卢志文今年刚好40岁。在扬州市第五届十大杰出青年中他虽说不算年轻,却已有了较长的校长生涯。1994年,31岁时,他担任了省重点中学淮安中学的副校长。1999年,他开始协助民营企业家王玉芬董事长创办江苏淮安外国语学校。之后,在江苏宝应县将原宝应县中学、宝应县实验小学、宝应实验初级中学3所公办校成功改制,组建民办翔宇教育集团,任集团总校长并兼任宝应县中学校长。

   

 

  一个年轻的省重点中学的副校长,为什么会舍弃大好的政治发展前途,来到一所民办校?卢志文坦然地回答:“我对淮安中学是有很深的感情的,那里有培养我支持我的领导、同事,有我喜欢的学生。但在民办学校,我的教育理念能更好地得以实施,我可以专心地做事情、干事业,这里有压力,但少压抑。”卢志文所在的翔宇教育集团作为江苏省新崛起的民办教育实体,与贵族式民办校截然不同,走致力创办老百姓上得起的优质民校之路,以“硬件高标准,理念高品位,师资高保障,生源高质量,收费低价位”重新诠释中国民办学校新内涵。

 

 

 ◆教育实践:提升教育品质

 

  卢志文在办学实践中始终将教育品质的提升放在首要的位置。到淮安外国语学校的第一天,他一夜没睡,一口气写下了10条办学理念。自翔宇创建至今,深得董事会信任的卢志文立足于地方的实际情况,以为地方提供优质教育服务为目的,矢志不渝地执行着他的办学理念。他以三句话为学校定位:“现代学校的硬件设施,示范学校的办学质量,平民接受的收费标准”;他用三句话向社会承诺:“视质量如生命,视家长为上帝,视学生若亲子”;他将三句话定为校纪高压线:“不接受家长宴请,不收受家长礼物,不利用家长办事”。他撰文指出:“一些民办学校‘门脸吓人,名师诱人,收费惊人,进去误人’,招生时虚假承诺骗家长,考试时降低要求哄学生,办学思想不端正,结果自然受到市场无情的淘汰。应该说,民办教育的品质提升,既是市场选择的呼唤,也是自身发展的要求。”

  

 

  “品牌学校,要在‘创新’上求发展,在‘特色’上做文章,张扬学校个性,熔炼品牌精髓,依法治校,改革活校,科研兴校,特色立校。”翔宇品牌建设的创想不仅在思考上,更在行动中。卢志文给集团定下的办学宗旨是:“培养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育人目标为“德智双全、文理兼通、学创俱能、身心两健”;在具体办学实践中,他却时时要求自己“贴着地面行走”,自谓 “上天人地”。在学校改制最繁忙的日子,他竟然花了很大的精力抓起了禁止“随地吐痰”这样的末节。卢志文意识到,从身边小事做起,是最切实的教育方式。他的《我的教育理想---- 翔宇人不随地吐痰》一文,文情并茂,情理交织,读后令人汗颜。“乱世要用重典”,他不搞罚款,但来了点“小题大做”。一旦发现有人随地吐痰,立刻赠送提示条一张:“XX同学(同志):您在翔宇校园内随地吐痰,您的名字将会出现在学校的公示橱窗里,并入校史陈列室。现赠面纸一张,请您习用,再附短文一篇,劳您一读。谢谢!”现在,卢志文自豪地说,全国那么多学校,只有我们敢宣称所有翔宇人在任何地方永远不随地吐痰!

  

 ◆人文管理:柔韧处有刚直

 

  在翔宇集团,人们常常为卢志文管理上的独到之处而折服。他将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管理理念有机结合起来,要求学校中层干部做 “法家”,落实“制度第一”的管理理念;要求副校级干部做“儒家”,协调好学校人际关系,处理好各种矛盾;而他自己,则做“道家”,掌握大方向,把握大原则,放眼光,拿策略。卢志文认为,管理者不应当只有士思维或帅思维,上下一心,远近同筹,内外并举,刚柔相济,手脑兼修,才能成就大事。他常说,校长要做“闹钟”——通过敲打自己去提醒别人;校长要做 “车胎”——受得了气的才坚强。

  

 

  卢志文明确提出,学校领导者要会经营人心。集团先后出台了《翔宇精神》、《翔宇教育集团办学理念》、《翔宇教育集团员工宣言》等校园文化建设材料。这些文件中没有刻板的一、二、三,而是散文诗一样的对未来的憧憬,不谈具体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却指出了努力的大目标、大方向,鼓舞士气,激荡人心。卢志文幽默地说:“翔宇的员工最‘怕’'我和他谈《员工宣言》,一听到这个就‘傻’掉了,因为他自己就会对比着找出差距。”“我从不主张制度上‘墙’,因为那是做给别人看的。制度关键在落实,我们学校虽然墙上无制度,但是我们要求我们的教职工必须做到‘心中有制度’。尚方宝剑的妙处在于悬而不在于用。”

  

 

  人文关怀是卢氏管理中的一大特色。学校每两周召开一次教职工例会,例会分5大板块:一曰“艺术鉴赏”,二曰“道德建设”,三曰“科研论坛”,四曰“时政速递”,五曰“校务工作”。为什么这样安排?卢志文这样解释:对于一个人来说,有了品位提升,有了道德修养,有了理论武装,再辅以开阔的胸襟,还有什么事情做不成呢?当教师沉浸在《天鹅湖》中的时候,他是不会去过分计较职称评聘先后的。一名教师从外地学校刚刚调进翔宇,人事关系还没有落实,就患上了胃癌。学校在一个星期内让这位教师到上海最好的肿瘤医院动了手术,卢志文在教工会上宣布这名教师为集团第一位终身员工,数万元手术费由学校承担。他的这一做法不只让那位教师感动,也激励了翔宇的所有员工。

  

 

  在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建立畅通有效的沟通渠道,是许多管理者的软肋。除了传统的交流手段外,与其他校长不同的是,网络成了卢志文与师生交流的一个重要渠道。他不只是网友,还是版主。他的“管理论坛一一卢志文在线”在教育类论坛里己小有名气,经常高朋满座。在集团,卢志文有好些“蒙面”的朋友。师生们通过电子邮件给他写信,并不署名或者干脆变着花样用昵称发帖子,没有任何思想负担,可以实话实说,可以大发牢骚,他也借此机会多了解了一些基层的情况。对于这样的信,他总要仔细阅读并认真回复。

  

 

  但是卢氏管理中也有刚性的原则。翔宇高付出低收费,没有科学经营和刚性管理不能生存。卢志文对集团的效益有这样的解说:

  

 

  1、机制出效益。翔宇集团拒绝“条子生”,除“特困生”外,该收的钱一分不少。他说,能搞到“条子”的,都是付得起钱的。

  

 

  2、规模出效益。改制后规模大了,干部反而少了,人员利用率高了。比如:宝应中学原来一个年级是8个班,现在是20个班。原来学校共有七八个校级领导,现在只有1个校长、2个副校长、1个校长助理。办学规模扩大了,办学的成本却降低了,效益自然就出来了。

  

 

  3、节约出效益。一个钱瓣两半用,无形的浪费是最大的浪费,有形的节约则是现实的效益。就拿发给教师的笔记本来说吧,有些学校直接到商场买,12.5元;民办校到厂家批发,2.3元就可以搞定。如此一来,资金的利用率自然要高。

  

 

  卢志文主张“利出一孔”,“有所为,也有所不为”。一名负责后勤采购的员工为学校采购10只灯泡,批发价是0.6元1只,零售价是1.2元1只,开票的时候,让店家填了个0.9元1只,共私吞了3元钱。卢志文知道后,毫不犹豫地开除了这名员工。他的话在教工会议上掷地有声:那不是3元钱,那是50%的回扣!

  

◆教育教学:为孩子的终身负责

 

  素质教育的未来需要与应试的现实需求之间的矛盾是目前困扰中国中小学校长的大问题,对于民办校校长尤甚。为此,卢志文提出,对孩子负责既要对孩子的未来负责,也要对孩子的现在负责。他在翔宇集团所属各校,提出并推广了 “基础教案”、“专用作业纸”两项教学改革,教学向轻负担、高质量的目标迈进,学校的各种活动顺利开展起来,学生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了锻炼,满足了学生未来发展的需求。同时,也迅速提升了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学习成绩不断提高。如宝应县中学在2002年高考中,9项指标名列扬州市同类重点中学第一,实现了学校转制后超常规、跨越式的健康发展,对宝应地区深化教育改革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卢志文深知,能否建设一支具有优良师德,胜任现代教育教学工作,具有现代教育理念,适应教育改革和发展需要的高素质师资队伍,从根本上关系到一所学校的生存与发展。这几年来,他将打造一支“个体素质较高,群体结构合理,富有创新精神”的师资队伍作为工作的重要内容,“合格教师的第一要素,不是他的专业水平和教学基本功,而是他的生命之爱、民主思想和人文情怀。”“教师不光要能给孩子满分,还要让孩子满意,使孩子满足!”他疾呼“教育应该增强服务意识!”

 

 

  卢志文在学生中推行“礼貌教育”,让他们坚持遇人主动热情地打招呼。他说:“一个能热情得体地与别人打招呼的人,必然是一个心态健康的人,一个以积极的生活态度融人这个社会的人,一个懂得快乐并能享受人生的人。”为此,他身体力行,见到孩子总是先打招呼,他对员工们说:“我们不要总是等着孩子说 ‘老师好’,自己先热情并主动地跟孩子打招呼吧,要知道,这时你给孩子的是比具体的知识和题目重要得多的东西。孩子在被尊重的过程中找到了自我,获得了自信,学会了感激,他们会努力让自己以一个受尊重的个体形象融入社群的。”

 

 

  民办学校似乎尤其强调 “服务”,但卢志文更强调:“服务”并不等于“服从”。“大多数家长虽然关心孩子,但并不懂教育,他们中很多人甚至连‘可持续发展’的意义都不知道;而我们是教育者,必须要守住教育的底线:急功近利的事情不做,杀鸡取卵的事情不做。我们不能为了一时的利益就一味迎合家长。”比如:曾经有学生家长找他反映,学校食堂的菜里放了辣椒,孩子在家不吃辣,能否在伙食上给予照顾。他对家长说:“一个不吃辣的人,大半个中国都不能去,你希望你的孩子是这样的人吗?吃辣不是受罪而是享受。你把孩子放到学校,你应该信任我,孩子吃不吃辣是我的事,你不培养孩子吃辣是剥夺了孩子享受美味和美好生活的权利。”后来,这些孩子在学校餐厅不仅适应了吃辣,而且胃口大开,回家吃饭时还吵着要加辣。从细微的饮食习惯的培养上,可以透视出翔宇集团在教育上的独到之处。

  

◆探索:为现代学校制度探路

 

  卢志文的语言简洁而富有哲理,与他交谈是一种很流畅的互动。作为一名掌管10000多名师生的总校长,集团人事任命、费用开支都由他掌管,但他的魅力不仅在于他总校长的位置,还在于他文理兼修的才华,宽心容物的胸怀。他是教育部“全国中小学千名骨干校长研修班”首期学员,全国学校管理体制改革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江苏省教育学会化学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他的本行是化学,在省、市、县级优课竞赛中获一等奖4次、二等奖2次,他的论文获全国、省、市级论文评比一等奖8次、二等奖6次,在江苏省 “五四杯”教育教学论文竞赛中他连续四届荣获一等奖。他的书法篆刻作品,不仅被地方政府作为礼品送给外宾,而且还拥有国家发明专利;灯谜制作,亦堪称大家,许多段子被人们口耳相传。然而为了翔宇的事业,他把书法、篆刻、灯谜,都放在了24小时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留给了集团。

  

 

  是什么力量给了他如此旺盛的工作热情?他认为,是事业的激情与一个教育者的良心在时刻激励着他。身为民办学校的经营者,卢志文对现行较红火的“对外两张皮,对内一盘棋”的“假民办”深恶痛绝,他指出 “打破垄断,培育市场,引人竞争,多元办学,应该是推进中国教育成长发展的根本途径。”他也相信:“若干年后的中国民办学校,必将滋生出另一片绿荫,成为中国教育舞台上的A角和支柱。但是,民办教育这片新绿,今天也许更需要我们多一些珍视和呵护,从观念上,从制度上!”他说:我希望我们翔宇集团成为全国甚至是世界一流的民办学校,但是,翔宇做得再好,也仅仅是这几所学校。我之所以倾注如此多的精力,是因为心中存有一个教育理想,就是探索一种适应我们中国国情的现代学校制度,让我们的中小学教育真正发挥其潜力。全国2000多个县,县级以上重点中学成千上万所,其中因为体制等方方面面的原因而造成的教育资源的浪费是惊人的。如果这些学校能从公办校转制的过程中超越体制障碍,那么,受益面就宽了,我们的教育就将向前迈出一大步。因此,翔宇集团的成长,不仅仅是一个民办教育集团的发展,而是一项中国式的现代学校制度的探索。

 

 

  网上有评论说:“卢志文的感悟是在实践与反思中提炼出来的。他与一般的理论研究者不同,他一边在实践,一边在思考;他与一些只说不做的校长也不同,官本位的校长更多是学会了一身官气,说的比做的好听,说的比做的更多;他与一些冲着高薪投身民办学校的校长也不同,以其宽阔的人文视野,审视教育市场与教育管理。”

 

 

  “江南自古多才俊”。对卢志文的采访结束时,记者的脑中突然涌上了这样一句话。以他的才学与能力,即使是在那个遥远的科举年代,怕是也要成就一段江南才子的佳话吧。这个才子,是通才,还是怪才?民办校给卢志文创造了一个展示才华的大舞台,而他也用自身的努力,为民办校的发展摸索着通衢大道。

                                                                                                  (转自《中小学管理》2003年8月刊)

 

 

附:卢志文简介


翔宇教育集团总校长,温州翔宇中学校长

江苏省劳动模范,扬州市十大杰出青年

十一届湖北省人大代表

浙江省温州民办教育研究院院长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常务理事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常务理事

新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新教育基金会理事长

江苏教育学会民办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

美国阿灵顿商学院EMBA

全国知名教育专家

 

0
翔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