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秋天

[ 时间:2020-09-18 12:58 | 作者:罗兰 | 责任编辑:秦昊]

  尽管这里是亚热带,但我仍从蓝天白云间读到了你的消息。那蓝天的明净高爽,白云的浅浅优闲,依约仍有北方那金风乍起,白露初零的神韵。

  一向,我欣仰你的安闲明澈,远胜过春天的浮躁喧腾,自从读小学的童年,我就深爱暑假过后,校园中野草深深的那份宁静。夏的尾声已近,你就在极度成熟蓊郁的林木间,怡然的拥有了万物。由那澄明万里的长空,到穗实累累的秋禾,就都在你那飘逸的衣襟下安详的找到了归宿。接着,你用那黄菊、红叶、征雁、秋虫,一样一样地把宇宙点染上含蓄淡雅的秋色;于是木叶由绿而黄、而萧萧的飘落;芦花飞白,枫木染赤,小室中枕簟生凉,再加上三日五日潇潇秋雨,那就连疏林野草间,都是秋声了!

  想你一定还记得你伴我度过的那些复杂多变的岁月。那两年,我在那寂寞的村学里,打发凄苦无望的时刻,是你带着哲学家的明悟来了解慰问我深藏在内心的悲凉。你让我领略到寂寥中的宁静,无望时的安闲;于是那许多唐人诗句都在你澄明的智能引导之下,一一打入我稚弱善感的心扉。是你教会了我怎样去利用寂寞无俚的时刻,发掘出生命的潜能,寻找到迷失的自我。
  你一定也还记得,我们为你唱「红叶为他遮烦恼,白云为他掩悲哀」的那两年苍凉的日子。情感上的磨折使我们觉察到人生中有多少幻灭、有多少残忍、有多少不忍卒说的悲哀!但是,红叶白云终于为我们冲淡了那胶着沉重的烦恼和忧郁;如今时已过,境早迁,记忆中倒真的只残留着当时和我共患难的那个女孩落寞的素脸。是「白云如粉黛,红叶如胭脂」,还是「粉黛如白云,胭脂如红叶?」那感伤落寞的心情如今早已消散无存!原来一切的悲愁如加以诗情和智能去涂染,都将成为深沉激动的美丽。你是曾如此有力的启迪了我们,而在我逐渐沉稳的中年,始领悟到你真正的豁达与超然!
  你接收了春的绚烂和夏的繁荣;你也接收了春的张狂和夏的任性,你接收了生命们从开始萌生、到稳健成熟,这期间的种种苦恼、挣扎、失望、焦虑、怨忿、和哀伤;你也容纳了它们的欢乐、得意、胜利、收获,和颂赞。你说:
  「生命的过程注定是由激越到安详,由绚烂到平淡。一切情绪上的激荡终会过去,一切彩色喧哗终会消隐。如果你爱生命,你该不怕去体尝。因为到了这一天,树高千丈,叶落归根,一切终要回返大地,消溶于那一片渺远深沉的棕上。到了这一天,你将携带着丰收的生命的果粒,牢记着它们的苦涩或甘甜;随着那飘坠的黄叶消隐,沉埋在秋的泥土中,去安享生命最后的胜利,去吟唱生命真实的凯歌!
  「生命不是虚空,它是如厚重的大地一般的真实而具体。因此,你应在执着的时候执着,沉迷的时候沉迷,清醒的时候清醒。」
  如今,在这亚热带的蓝天白云间,我仍读到你智能的低语。我不但以爱和礼赞的心情来记住生命的欢乐,也同样以爱与礼赞的心情去纪念那几年──生命中难得出现的那几年中的刻骨的悲酸与伤痛!
  而今后,我更要以较为冲淡的心情去了解,了解那属于你的,冷然的清醒;超逸的豁达,不变的安闲,和永恒的宁静!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