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哪里?

[ 时间:2020-09-18 17:09 | 作者: | 责任编辑:秦昊]

春天在哪里?

  春天在哪里?

  在寻春人的双眸里,在惜春人的心坎上,在赏春人的颦笑之时、呼吸之间。
  爱在,春就在,希望也在。

【别样情愫】

所谓春天
监利总校高中部07级22班 朱晓璐 

  小学时候有歌唱道“春天在哪里”,回答是“春天在小朋友的眼睛里”。人真正幼稚时都觉得这首歌幼稚,现在却觉得有些真切了。
  的确只在小朋友的眼睛里。
  所谓春天,大约也只是地表接收太阳能功率变大的一段时间。
  所谓春天,大约也只是所谓酶的活性都提高以致真菌、细菌、病毒的新陈代谢都变得旺盛的一种生态因素。
  所谓春天,大约也只是热胀冷缩的汞温度计向上攀爬的若干刻度,不用估读。
  所谓春天,大约也只是草木生长速度函数在三月到六月前闭后闭区间内因为连续而处处可导的某处的导数。(表示生长加速度)
  所谓春天,大约也只是牛津高阶第1702页spring词条季节、弹簧、水、活力、跳跃中的第一种解释the season between winter and summer when plants begin to grow。
  所谓春天,大约也只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等需要默写的名句,错一字扣一分。
  所谓春天,也许只在小学初中的歌里,随着歌声绝然远去。
  所谓春天,也许还在未来?

寂寞的歌者
监利总校高中部07级22班 杨肖 

  当太阳由赤道向北回归线运动时,春天才开始它崭新的征程。不知不觉中,春天已来到我们身旁,轻轻地,没有多少征兆。也许只有当我们起床时,看到天空早已变得明亮,才发现白天在渐渐变长,也就是说,春天来了。
  似乎除了白天变长以外,我们感觉不到那个诗意般的春天,不是“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白沙堤,没有“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早晨。仿佛是经过几千年的文学夸赞,它已褪去浮华的外衣,晨露给人的是无比质朴的气质。
  尽管花开同样灿烂,草绿同样鲜艳,但那记忆中美妙的春天已不知去向。当然,这不是一种消极,也不是一种堕落,而应是一种千年的轮回与重生。就像拍戏,一个优秀的演员总不会拘束在一个或一类型的角色中,他需要改变。同样地,春天也需用一种全新的感觉给人以震撼,以发自内心的感动,心底最深层的共鸣。
  耳畔依然萦绕着“春雨沙沙,细如牛毛”的诗句,曾经那个温柔的春雨,那个万种风情的诗人,却已不再。见到的无非是雨水混杂着泥土,如蚯蚓般弯弯曲曲向前蠕动,滚进乡间的小河中,放眼望去,只是一片灰白色,见不到水草,见不到嬉戏的鱼儿,更看不到披着斗笠的老渔翁。
  天空塞满了黑压压的云,天空却不见在雨水低飞盘旋的燕子。顿时觉得所有的诗境都是虚构的,狡猾的诗人故意用无比鲜艳的色渲染着满怀希望的春天,因此印象中春天就该如天使般美丽温柔。然而这些都还不是春天,更多的时候,它是一种无聊,一种单调,一位孤独的旅行者,而不是一位怀着憧憬的播种者吧。
  当那华丽的衣裳脱掉时,也许整个世界都不会认识春天———这个寂寞的歌者。其实这才是它的本质。春走了,又来了。

【寻踪觅迹】 

春的旋律
淮安外国语学校08级2班 周玥 

  桃灼灼,柳依依,山抹黛,水漾绿……
  三月阳春,春风徐徐,吹绿了山,吹皱了水,吹得万树千枝叠锦披翠。春天总是来的那么出其不意,就像那调皮的小姑娘,突然地站到你面前。
  春天在哪里?
  “她”在花儿的笑脸里。不信你看桃花迎着和煦的春风竞相开放,像一群活泼可爱的小娃娃,在温暖的阳光下尽情欢笑,不时发出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玫瑰花也不甘落后,粉红的、深红的玫瑰花瓣柔软娇嫩;上面盛着一颗颗宛如晨星的水珠儿,好像一位高贵的公主端坐在碧玉之中。榆叶梅开满一树星星点点的小白花;害羞的千里梅知道春姑娘来了,开心地笑弯了腰;白玉兰好似一个少女,亭亭玉立……从远处看,红的似火、粉的似霞、白的似雪。浓郁的花香引来了一群群小蜜蜂前来做客。起风了,花儿们在微风中翩翩起舞,伴随着小溪的乐曲,舞出了生机,舞出了朝气,也舞出了希望与活力。
  “她”在山林里。薄薄的积雪刚刚融开了边,大柏树就穿着一件绿色的魔法衣,将四周的植物唤醒,仿佛在短暂的冬天里它并没有睡去而是伏在雪被下面时刻倾听着春天的脚步。旁边的球柏顶着个小圆脑袋,也跟大柏树忙碌着,地上的小草也高兴地从“房子”里钻了出来,绿油油的,可爱极了,而紫荆树则穿上了鲜绿的春装,上面装点着许多紫红的花儿,优雅沉静的长春花都绽放着灿烂甜美的笑脸。河边的柳树也发芽了,柳条在空中飞舞,就像一位少女正在梳理着美丽的秀发,又像仙女腰间的绿色腰带。
  “她”在天空里。你看,朝霞的形态也变化无穷,有的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有的像一条鲜艳的红领巾在飘扬,可一会儿红领巾不见了,却来了一匹奔腾的骏马……而晚霞的美不在于它颜色的鲜丽,而在于她沉稳地扶衬着一只喷薄的火轮,将充满力度的金色的火焰无私地泼洒在广袤的大地上。春天是鸟儿第一个报春的消息,嘱咐我们不要虚度光阴。走在路上,我总会听到一群小鸟在枝头欢快地歌唱。它们的歌是太阳的歌,是动听的歌,就是这甜美的歌声唤醒了沉睡的大地。亮晶晶的星儿像宝石,密密麻麻地洒满了辽阔无垠的夜空。乳白色的银河从西北天际横贯中天,斜斜地泄在那东南大地。几颗大而亮的星星挂在夜空,仿佛是天上的人儿提着灯笼在巡视那浩瀚的太空。
  小燕子和大雁都从南方飞回来了。小鸟在树上唱歌,蝴蝶在花丛中飞舞,蜜蜂在忙着采蜜。青蛙醒了,呱呱地叫着,好像在说:“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她在祖国的花朵———青少年的身上,你看,多么活泼的少年,正茁壮成长。操场上,有他们奋力拼搏的身影;班级里,有他们刻苦的意志;家里,有他们温暖的话语……
  “春”是立体的风景,需要发现的眼睛;
  “春”是个体的生命,寻求共生的成长; 
  “春”是灵动的彩虹,温暖你我的世界;
  “春”是快乐的阳光,照亮你我的世界。
  “春”是一年的开头,新的开始,象征着自信与希望;象征着无穷的生命力;“花有重开时,人无再少年。”让我们珍惜现在所拥有的,珍惜这个美妙的春天,珍惜自己的时光吧!   (指导老师:王灌南)

走进春天
宝应实验初中08级10班 唐朝 

  今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晚。然而不经意间,抬头忽见柳树抽芽,燕子归来,才晓得在连绵不休的阴雨天后,春已悄悄来到了我们身边。
  走进春天,你会发现———
  春,是一位技艺高超的画师。踩在松软的泥土上,我看见麦苗返青了,桃花鼓苞了。小草儿感受到了春风的召唤,从土地里扬起脸蛋,享受阳光的沐浴。野花儿张开纯真的眼睛,大胆地舒展娇小的花瓣,舒畅生命中全部的芳香和颜色,露出新鲜的微笑。那满眼的绿,新绿、嫩绿、翠绿,温柔着我们的视线;那满眼的红,粉红、桃红、火红,惊喜着我们的目光。春这个画师,用神来之笔,把自然渲染成一幅五彩画。
  春,是一位快乐优雅的乐手。踏在松软的泥土上,美妙的天籁之音不绝于耳。你听———冰冻了一个冬天的溪水融化了,“叮咚叮咚”,这是欢快的小步舞曲;燕子从南方归来了,“叽叽喳叽叽喳”,这是热烈的圆舞曲;春风拂过树梢,“窸窸窣窣”,这是轻柔的小夜曲……用心聆听,你还能听到花开的声音———极轻极细极柔,消散开来,没有痕迹地烙在随意蔓延的绿意里,烙在温暖的阳光中,烙在一张张笑脸上。春这个乐手,奏响她的各式乐器,在充满动感的舞曲声中翩跹。
  春,是一位善施教化的智者。奔在松软的泥土上,不觉来到一片金黄的油菜花旁,忽然传来一阵阵清脆的诵读声,依稀可辨———“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一定是孩子们在举行赛诗会吧!我只是闻声而不见人,但我听出了那种如饥似渴地迫切汲取知识的炽热心情,仿佛要把知识像芬芳的菜花香那样一口气吸下去。春这个智者,用浓郁的诗情,唤醒了我们心中的热情和希望。
  这就是春,因生命的勃发与顽强,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一种隽永的美丽。

春之怀古
台湾作家 张晓风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面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沌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会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清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株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的。
  春天必然会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压犹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因为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只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汁,一个孩子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双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舒适,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江畔浣纱时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候,他们决定将嘴噘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音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他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囱与烟囱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此情可待】

那扇窗户
监利总校高中部08级29班 袁丹凤

  一只美丽的蝴蝶风筝摇摇晃晃地飞入空中,在高空尽情地展示它的翩翩舞姿。她放下手中的笔,挣脱了那堆积如山的训练题,飞快奔到窗户边,她犹豫了,看了一眼紧闭的门,终于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窗户。
  一阵微风扑面而来,她竭力地吮吸着新的空气。猛然间,她发现春的脚步已这么近了。历经寒冬的柳树抽出了千万条嫩黄的枝条,在轻风中摇曳、飞扬。一串串的紫藤罗从枝梢垂下,宛如一条瀑布,浅浅的紫色便夹杂着淡雅的清香顺流而下。小鸟兴奋地在枝头“叽叽”地叫着,仿佛在吟诵春的赞歌。四五个孩子正快乐地谈论着那只蝴蝶风筝,笑着、奔跑着。她的目光聚集在了那只风筝上,眼里饱含着悲伤。
  “吱”地一声,门开了。母亲端了一杯牛奶进来,见她没有在做作业,略带责备地说:“就快要中考了,还不抓紧时间练习,万一考不上怎么办?”她没有做声,默默地走向书桌旁,埋头扎进那堆习题中。母亲快步走到窗户边,“砰”地一声关上窗户,转身离开了房间。当窗户关上的那一刻,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脸上滑过,可是母亲并没有注意。
  有一天,她被送进了医院,母亲陪伴在她身边,细心地照顾着,当医生诊断完后,她的母亲迫不及待地询问她的病情。“医生,刚才她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晕倒呢?”她的母亲急切地问。“没什么大碍,”医生从容地答道,“只是过于疲劳了,再加上用脑过度才导致突然晕倒。”“哦,对了,恕我多说一句,您女儿看起来很忧郁,晕倒也许与她的心情有一定的联系。”医生说完,她的母亲轻声地道了一声谢便离开了,脸上有一种失色的表情。
  从医院回来后,她发现那扇窗户经常是开的,她不知道是谁打开的,但是她的心情在春风的沐浴下变得格外舒畅。有时累了便倚在窗户边望一望远处的树木与河流,她觉得疲劳顿消。只听“吱”地一声,她赶紧回到椅子上。母亲正端来一杯牛奶,见她惊慌的神情,微笑地说:“累了就歇会吧!”又是一滴泪珠滑落,她望着那扇窗高兴地说:“妈妈,春天来了!”

一直都在
淮安外国语学校07级13班 李雨阳 

  静寂的庭院,白发老人又一次孤单一人坐在院中的瓷桌旁,空洞地看着前方。顺着目光看去,前面空无一物。
  老人是位寡妇,很早就做了寡妇,她有一个儿子,是她一手带大的。
  邻居们说,老人曾经是个美人,年轻的她却因为不幸的命运过早苍老。
  儿子参军那年,老人亲自为他整理了所有的行李,一直把他送到了火车站。虽然是离别但老人心里还是乐滋滋的,看着儿子的背影,她感到骄傲,她觉得这是她一生最大的收获。好些日子老人见人便夸自己的儿子,然而日久天长,这种骄傲渐渐淡灭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思念。
  儿子本在军营只是待两年,但他出色的表现,使他有了当军官的机会,他觉得这是个机会,就写信回来,征求妈妈的意见。看着儿子寄来的家书,老人踌躇了,一方面是自己,她知道自己老了,需要儿子陪在身边;另一方面是儿子,儿子年轻气盛,前途无量,需要机会。在思考了一宿后,她同意儿子的选择。托邻居写了信,寄了去。
  半个月后,有了回音。儿子说,他成功竞选上了军官,以后每年春天会回来一个星期。老人,从此便盼着春天的到来。儿子虽然常打电话来,但是依然无法泯灭老人的思念,每年的春天成了老人心中最美的季节。
  这天,老人正看着日历计算着儿子归来的日子,一个电话,打破了宁静。老人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她知道除了儿子没人会打电话来,然而,这次出乎了她的意料。放下电话的她,向后一倾,没有了知觉。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穿着军服的陌生脸孔出现在她面前:“请您节哀顺变吧。”老人的儿子在执行任务中意外身亡,永远地离开了她。老人从此患上了老年痴呆。
  这年春天,儿子回来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到来,老人坐在家门前的台阶上,似乎期待着什么,心中想着:春天,你在哪?
  拉开铁门的声音打破了这春日里不该有的寂静,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老人一下扑在了年轻人的身上,摸着他的脸颊,含着泪花颤抖着说:“儿子你可算回来了”。战士放下一大包东西,亲切地叫了一声“妈”。老人已不记得以前的事,她只知道她有一个儿子,一个军人儿子。
  那位战士是老人儿子的好友,他答应过老人的儿子要在每年春天回去看望他的母亲。如今,他每一年都为这老人送去了温暖,使一个孤苦的母亲有了欢乐。而老人呢,春天一直在她身边。  (指导老师:程三宝)

【烂漫一季】

阳光普照
宝应实验初中 陆怀珍

一 

  残冬在作最后的鏖战/雪被撕得粉碎/鳞片纷飞/寒风喘息着/积蓄力量/欲冲破封锁线/占领制高点/柳树挡住了去路/绽放的嫩芽在微笑/舞动的长发多潇洒/云在徜徉/鸟在歌唱/水在欢腾/草在萌发/返青的麦苗是一片海
  朝日喷薄而出/寒夜四散
  谁能阻挡阳光普照/谁能阻挡春天脚步

二 

  堤岸烟柳/张开屏风/翠绿的瀑布/映带飘动的丝绸/辛夷花盛装赴约/招引姗姗来迟的蜂蝶/紫藤蛇舞/袖甩喜悦/点燃串串响鞭/碧空明朗/和风送爽/彩鸢高翔
  溪流合唱/蝴蝶兰奏响蓝色梦想
  春的舞台/万物在憧憬迸发展示奔放
  帆乘风远航/采撷一路风光

寻找春天
宝应实验小学04级9班 韩李晗 

  早春二月,轻风徐来,万物复苏。我沐浴着春天的阳光,来到了田间,寻找春天的足迹。
  我站在田埂上,向四周望去,点点新绿,令人心旷神怡。一阵和风佛面而过,地里的麦苗也轻轻地荡起了阵阵涟漪。田埂边,稀疏可见的小黄花,拼命地向上探出脑袋,急不可耐地要看看春天的景象。
  我来到了小河边,小河已经开始脱下冬天的棉袄,快乐地在田边流淌。水中的鱼儿们,互相嬉戏玩耍。河边的树枝上,小麻雀们挤在一起,唧唧喳喳地叫着,仿佛在欢唱春天的到来。那随风飘舞的垂柳,隐约可见点点嫩嫩的绿芽,仿佛一个新生的婴儿。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她在笑,应该是在为春天的到来而高兴吧!
  “沙,沙,沙……”不经意间,天空中飘起了细如牛毛的小雨。
  春雨落在河面上,河面宛如一个调皮可爱的孩子绽出了一个个小酒窝。春雨落在草丛里,草儿张开了小嘴,贪婪地吮吸着甜蜜的乳汁。春雨落在小树上,甘霖在它的身上欢快地流淌!
  倾耳细听,隐约还有农民老爷爷赶牛的吆喝声。定睛细看,迷朦中,前方不远的耕地里,难得一见的牛儿正卖力地奋勇向前!
  朦胧雨色,春在眼前!
  春天在哪里?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春天!
  春天在田埂上,春天在小河里,春天在草地上,春天在树枝间。春天在赶牛人的吆喝声中,春天在播种希望的耕地里。春天就在我们的身边!
  在辽阔的大地上,到处都有春天的足迹。 

【春红处处 】

  仿佛只在刹那,铅灰色的天空一洗如蓝,阳光脱却了贫血的惨白,透出淡淡羞红。尽管绿色的象征还仅是内涵,然而在这片神州大地上,绿色仍肆意着,蛰伏了整个寒冬的小草欣喜地探出头来,争着抢着诠释春意,或许这初生便是一种否定:冰晶点点瞬间淌成涓流细细,残忍也随之冰释为妄想。极目远望,不谢的松柏只是静默着,我相信它们没有爆发的那天,我怀疑它们是否算得上是春天的使者。多事的候鸟也衔来一片温柔。花终究不能缺席,哪怕藏在墙隅,隐在叶间,那一点鲜艳也着实动人心弦,总以为春迷恋着花,太深太深。

———监利总校高中部07级22班 夏蔚黎

  我不想提什么寂寞忧伤自由,也不想提什么非主流摩天轮烟熏妆,那些词语在树下面,精致得近乎矫饰,张扬得近乎疯狂。我想要的只是树一般的岁月,静待冬蕾夏雨,春华秋实。就这样走过吧,将那些狂梦包藏于层叠的树影之中,也许某个风起的日子,一些底片会露出边角,晾晒出一段尘封的心情。即使无人知晓,我也能缓缓行去,带着仿佛美梦初醒时的遗憾。大风起兮,树声隐隐。

———监利总校高中部07级42班 张楚

  在一碧千里的草地上,我发现了春。她正在用柔和的声音呼唤小草。一棵,两棵,三棵,四棵……才一会儿就给大地铺上了一条绿毯。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风,围着小草,像是一位慈祥的母亲爱怜的抱着自己的孩子。阳光洒在大地上,小草们用力挤出自己的身子,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淮安外国语学校07级10班 李翔

  今天的太阳终于出来了,天气暖和,小朋友们脱掉棉衣,在草地上欢快地奔跑。小草掀翻泥土悄悄地钻了出来,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布谷鸟在欢快地唱着歌。我发现邻居家院子里的桃花、杏花、梨花都开了,它们散出淡淡的清香,吸引小蜜蜂在花丛中嗡嗡地叫唤着。我拿起风筝跑出门,在野外放飞风筝,风筝迎着春风在空中越飞越高,啊,春天就系在飘荡的风筝中!

———宝应实验小学08级2班 王竞成

  月挂峡谷,静卧的石桥在水面上打盹,闪烁着波光骤然惊醒了清夜,廊下斑驳的影子从时光深处走来,身边一条老街蜿蜒曲折地缓缓向前伸去,悠长悠长。青石板路被窄窄地挤在中间,两旁多是久远的往事和百年的遗韵。穿行在无形的时间里,偶尔吴侬软语透过木格窗棂随风过耳,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却令人想流泪的惆怅和感动。

———宝应实验初中08级3班 王雅茹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