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134期)

[ 时间:2020-09-18 18:04 | 作者:凌雷 | 责任编辑:秦昊]

那时的我

    十里春风扑面,赏一朵花的绽放,听一声虫鸣的清脆。暖暖和风,柔柔阳光,与那日的自己相遇,轻声和另一个自己Say “Hi”!
 
 

【阳光懒散】
 
下了课,多走走
淮安曙光初中14级3班 王玉龙
“石板桥,青瓦砾,檐边燕子栖……”听着同桌在哼唱着这首歌谣,才意识到已经初春了。习惯了一心只读圣贤书,风声、雨声都不闻的我,忽然想看看初春的校园是什么样子了。
行走在春光浓浓的校园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新鲜的空气直往鼻子里钻,暖暖的湿气中夹杂着青草和泥土的清新味儿。远处原本光秃秃的小山丘上多了些许新绿,走近蹲下一看,这绿已经铺满了整条小道,只是娇嫩得很,星星点点的,像画家无意间挥洒上的油彩。在绿草黄土间,有一排明显的小脚印,循着望去,原来是小甲壳虫早已耐不住寂寞,出来踏青了呢!
想着,我忍不住笑了,怪可爱的小东西。原本一直被以为高冷的我居然被小虫子逗乐了。索性坐在了半黄半绿的地上。抬头看清澈如水的天,无意瞥见教学楼前的玉兰开花了。每次路过,竟从未注意过,它开得是那么灿烂,如一只只飞翔的白鸽,含苞待放的花,像一只只涨满的帆,淡雅清新的香味如潮水,从花瓣到花枝四散开来,像长满了勾子,勾住了我的嗅觉。
“细雨润,乳燕啼,杨柳舞,稚子吟……”哼唱着,我走回教学楼,心情也莫名美丽。明媚的春光里,以后下了课,应多走走。坐在春天里,一定很美。
 
每一个课间都能不同
温州翔宇初中14级7班 马义凯
已是阳春三月,学校的花草树木又焕发生机。野桃花开得最早,粉色的瓣儿沐浴着阳光;几树梨花争先恐后点缀着嫩白,遍布枝头;树叶还很小,可是带着无限绿意。学习的脚步并没有放缓,也并未被美景迷醉。
教学楼里,奔波的同学脚步刻不容缓,眼中也容不下这秀丽的美景。每一天都是备战状态,争分夺秒。上课时,即使是最顽皮的学生也收敛了几分。大家全神贯注,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生怕漏掉哪一个重要的考点。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说,台下的同学们则是有的摆了摆眼镜,也不眨一下眼;有的则是手握着笔,“唰唰唰”地记录;有的则正要绞尽脑汁思考老师布置的难题。
如此上课状态,下课哪能不好好放松呢?
下课后,可以走出教室,眺望远方。欣欣向荣的景色让我陶醉。“叽喳”的鸟雀身披金光,南归的雁阵振翅高飞。树木在微风中轻舞,摇曳的枝叶闪过阵阵绿意。灰蓝的天空,总盼望出太阳,驱除了一切的冗杂。到那时,清新的空气会让人猛然清醒,一节课的疲惫顿消,重新面对下一节课,还能继续紧绷神经。
下课后,也可坐在座位上,打个哈欠,伸个懒腰,静静的趴在桌上眯一眯。教室里此刻的喧哗、繁琐的试卷都与己无关。此时,可放松大脑,清除那些琐事,还可以回想上节课的重点,理清课堂的思路,完成最后的总结,也可以思考下一堂课的内容。
每一个下课,都可以让它变得不同。生活也是如此,每一天的生活,有美好,有静谧,有思考,它是可掌控的,我能把握它。
望望窗外,一片绿意中,点缀着几点粉红。一节课间,我要另一种生活,遇见另一个我!
 
十分钟,做不一样的自己
监利新教育15级12班 蔡力
课堂上我们是不折不扣的好学生,认真听着老师的讲解,踊跃地举着高高的小手。随着时间的飞逝,转眼就快下课了,“三、二、一,下课了!”我心里默念着,“叮铃铃”这铃声如雷贯耳,同学们欢呼雀跃。
老师右手一挥,这最美丽的姿势告诉我们:“下课了,你们自由了。”老师前脚跨出的那一刻,教室还是安静的。然而,当老师的后脚踏出教室时,教室瞬间翻了天,真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心脏不好的,恐怕还负荷不了这种状态。
教室立马变成了舞台,形形色色的人在扮演着另一个自己的角色,有的在伸着脖子,脸涨得绯红引吭高歌;有的摆弄着身姿展现着优美的舞姿;有的两两相对互相抓着胳膊,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仿佛在进行摔跤;还有的头也不抬的埋头苦读……真是千姿百态。
每次下课都是我与阅读相约的时间,我总是迫不及待的拿出我心爱的课外书,完全沉浸在书的世界里,为跌宕起伏的情节而心潮澎湃;为英雄人物而心生崇敬;为美丽动人的景色而心生神往。
十分钟,一起来做个不一样的自己。
 
【芬芳沁鼻】
 
指间花落
温州翔宇初中15级2班何卓宸
  下课铃响了!
  这是何等美妙的声音啊!
  教室里瞬间沸腾起来。追逐打闹的声音,撞击桌角的声音,男同学带点雄厚的喊叫声,偶尔还会传来女生尖锐的叫声。   
    但是,热闹是属于他们的。
    我起来,转一个身,径直走向窗户边,驻足凝望。冷冷的风悄然进入我的每一寸肌肤,在我的两鬓间舞蹈。望向窗外,对面教学楼的走廊上,学生来来往往,匆匆忙忙。是的,连课间都这么忙碌。
  楼下花园里的桃树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抹红色,如同一个个精灵躲藏在树梢头,也许连匆匆而过的鸟儿也没有发现吧。可是,她们却如此耀眼的开在那里,玫红中夹杂着一点点粉色,粉色中又透着点点珍珠般的白色。我想她们是寂寞的吧,无人欣赏。一阵风儿吹过,花瓣随之而舞,散落枝头,突然而来的花雨美得让人窒息。她们悄悄的飘落,无人欣赏,却又那么淡然。“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这是怎样超然的境界啊!
    我站在窗前,指尖轻轻地随着鸟鸣声在透明的玻璃窗上敲打着,将手伸出窗外,温柔的春风,微凉的空气,似乎都能摸到空气里酝酿着的芳香。
在这样的时刻,放空自己,似有似无的沉思,让心归于平静,仿佛时间就在此刻定格。    突然明白,生活需要泰然对待。如果你是花儿,那就尽情绽放;如果你是流水,那就尽情欢唱;如果你是云儿,就尽情飘荡。哪怕孤芳自赏,又何尝不是一种美丽呢!
   “叮——”
上课铃响了,回转过身,安然坐下。教室里仍有阵阵喧闹的余声。“刚在发什么呆呢?”同桌问我。我莞尔不语,心却异常的清亮透明。       
 
一扇窗,两个世界
淮安曙光初中14级2班 张敏
    四下里静悄悄地,只听得见笔在纸上沙沙摩擦的声音,以及作业本上绽放的朵朵“浪花”。每个人都在埋头写着作业。窗户和门都紧闭着。
    教室两侧是两排的窗户。左侧的窗户通向的是外面的世界,可是又被一幢幢的高楼阻隔。但右侧的景色就不同了,右侧是学校的操场,每到课间,绿茵草地都挤满了玩耍的学生,蹦蹦跳跳的身影在阳光下格外的耀眼,还时不时传来一阵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想到这儿,她默默的低下了头,埋头于题海中。因为她不愿再想那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因为自己少得可怜的分数不允许她这么做,对于成绩不稳定的她来说,把握住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做题才是应该做的。
    终于下课了,悦耳的铃声在耳边响起,她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一点,可看看四周,一个连想动的人都没有,她也只好稳稳地坐着。这时老师发话了:“都没有人出去走走吗?”只有几个人抬了抬头,挪了挪凳子,接着便是一片沉寂。老师微微地叹了口气,抱着书本离开了只有习题的世界。
在老师推门的刹那,她似乎还嗅到了丝丝新鲜空气的味道,她忍不住了,大步走到教室外,感受和煦的春风和温暖的阳光,大胆地去寻找另一个自己。她欢快地在操场上跑啊,跳啊,就像希望的那样,感受阳光在脸上完美的律动。不一会儿她满头大汗,索性躺在了草地上。看着湛蓝的天空和那天边洁白的云朵,绽放一个最美的微笑,送给另一个自己。
上课的铃声在耳边响起,她站了起来。擦干头上的汗珠,她要以最好的自己迎接将来的每一个挫折。
 
【余晖脉脉】
 
遥远的“高三·八”班(节选)
孔庆东
  公元1980年,我初中毕业,考入了哈尔滨市第三中学。“哈三中”在黑龙江省的地位,比北大在中国的地位还要崇高。因为北大还有其他的大学与之竞争,而“哈三中”在黑龙江则是“宝刀屠龙,惟我独尊”,别的重点中学一概拱手称臣,不能望其项背的。因此,上了“哈三中”便油然产生了一种责任感,仿佛全省三千万父老乡亲的期望和重托,“夸擦”一子就撂到咱肩膀上了。
那时电影《少林寺》风靡一时,我们班五十多人,却只有十二个男生,于是加上班主任老魁,就号称“十三棍僧”。别看男生只有十二个,却有六个的成绩排在前十名。即使成绩排在后面的,也各有神通。
我们班因为男生太少,所以运动会时要求学校不限制男生多报项目。这下可好,田风和老倪包揽了大部分项目。他们这边跳个远,那边跳个高,刚打破百米记录,又要去投标枪。4×100接力赛老倪居然一人跑了两捧。美国的刘易斯跟他们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女生也不含糊,靠人海战术也拿了几十分。我和肖麟主要负责人事、宣传和后勤,结果文科班在各方面都大获全胜。其他班纷纷抗议不公,但“当局”不予理睬。一个女生跑来报告说,老魁躲在主席台后边偷着咧嘴乐呢。
  平时班里的文体活动,都是由我们自由操作的。我们班无论运动会,广播操,集体舞,还是联欢晚会,文艺演出,征文比赛,都是学校的优秀集体和“得奖专业户”。我们教室内外各有一块大板报,每期出来,都引来一批又一批的观众。新年时门口的对联,也令全校称赞,连语文组的老师也跑来抄录。至于我们的新年晚会,就更是全班智慧的结晶了。
  1983年元旦,是我们高中阶段的最后一个新年。我们几个决策人物首先确定了这次新年晚会的主题是“热闹,伤感”。十三棍僧都是很喜欢音乐,但都是声乐素质好器乐工夫差。大家受哑剧的启发,决定以徒手模仿的形式来“演奏”交响乐。肖麟担任指挥,张欣担任二胡,其他人分任小提琴、萨克司、长号、小号、洋琴、琵琶、沙校等。张欣对肖麟说:“我一操胡,你就开始指挥。”肖麟说:“到底是谁指挥谁呀?”演出时,张欣煞有介事地从兜里掏出一块抹布铺在膝上,模仿着瞎子阿炳,拉得摇头晃脑。其他人也各操着“皇帝新装牌”的乐器,群魔乱舞,演奏得如醉如痴,把女生笑得前仰后台的。可惜刚刚互赠完礼物,当局就通知各班尽早结束,以免狂欢过度,影响复习。大家都意犹未尽,想到这是最后一次歌舞欢聚,不禁喜极而忧,一刹那间感悟到许多人生悲凉,竟真有女生掩面而泣。那一年我只有18岁,但在那个晚上,我觉得自己体内有一种什么东西,忽地一下,就苍老了。
  “高三·八”岁月是我一生中精力最充沛,情感最纯洁的时期。“高三·八”给了我广博的知识,高尚的追求,自信的勇气,给了我师长的慈爱,集体的温馨,真诚的友谊。当我迎着新世纪模糊的曙光走向天边时,我不会为前途的明暗和得失而忧虑,因为在我心底深藏着一部水晶般的老片——《遥远的高三·八》。
 
【诗歌欣赏】
 
《山高路远》
◆汪国真
 
  呼喊是爆发的沉默
  沉默是无声的召唤
  不论激越
  还是宁静
  我祈求
  只要不是平淡
  如果远方呼唤我
  我就走向远方
  如果大山召唤我
  我就走向大山
  双脚磨破
  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
  双手划烂
  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
  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