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灯人(161期)

[ 时间:2020-11-11 07:53 | 作者:叶玉林 | 责任编辑:秦昊]
点灯人

  朱光潜先生在《谈美》中提到阿尔卑斯山谷有一条劝告游人的标语“慢慢走,欣赏啊!”这大约不只是一种审美态度,也当是一种人生态度。在路边,那草、树,那虫、鱼,在身边,那少年、那女子,每一个生命都在卑微而倔强地生长,就让他们慢慢长吧。
  打开窗户,大地鸡鸣,人类的炊烟升起,在这片友好的大地上,万物欢欣,生命壮阔,田地丰饶。
 
【暗夜与明灯】

点灯的人
淮安曙光小学部  王芹
  阳光洒在那颗静立的石榴树上,正值初秋。有蝉唱的午后像一个摇摇晃晃的梦,迷迷糊糊的我迎来了返校时间。“东西收拾好没有,鞋子带齐了吗?”母亲一如既往地唠叨着。我拖着脚步磨磨蹭蹭,哪怕在家里多待一秒也是幸福的,可母亲的催促在我听来比那蝉声更噪人。漫步在街道上,一旁的石榴树沙沙浅唱。九月,石榴无果,令人颇感多余,这一切,似乎都在担心着尚未成熟的我。
  时光若风,拉开了深秋的序幕。石榴树上,夏季残留的青涩褪去,秋风白了寂寞,榴花红了十月。信被天边的夕阳载着,轻轻落在我身旁。拆开泛着淡淡石榴花香的信封,母亲的落款若蝴蝶般停靠在白色信纸的一角。此时,正逢期中考试结束,成绩和付出不成正比,我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坚持不下去了。
  信中写着:“孩子,我昨天打电话给你们物理老师,他说你状态不好……”读到这里,母亲那满含担忧的双眸跃然纸上,本想自暴自弃的我羞得无地自容,“但我相信,你是最棒的!”结尾的感叹句使我的心猛然一动,这是一向不善言语的母亲第一次向我表明她的肯定。一股温情在空气中回旋着,推开小窗,石榴树上竟绽开花朵,那甜甜的气息细细的、密密的,如轻烟,如绸缎,若刺针,若雨丝滑进我的心里。
  而母亲的信,更如酩酊岁月里恰逢的一个笑容,它绽放了一瞬,却不会凋零。我未回信,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确定怎样做才能不辜负她的期许。
  故乡的十月,是田园诗中最美的段落。午后昼静时光,溶溶的河流催眠似的轻哼浅唱,惊喜的发现,石榴树悄然将花偷换,红彤彤的果实,笑得涨破肚皮。我回到久别的家中,“闺女儿,回来啦!”她赶忙扯过我斜靠的背包,紧攥着皮带,倒扣在肩膀,一只手捏着包角。母亲是细心的,她知道这儿破了一个小洞,并用下颌紧紧贴着包头。只有半天的休息时间,母亲陪我在田埂上坐着。她那反复摩擦的双手,微微靠拢的双膝,紧紧抿住的嘴唇都在告诉我,她想问问我在校的真实情况,但我是敏感且易怒的,她并不忍心,怕戳上我的伤口。
  我主动开口了:“语文学得很好。”她像得到准许的孩子般,试探性地问我:“那,物理呢?”这是我的硬伤,她说完便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挺好的呀!”
  我强装淡定的样子,拉开母亲死死捂住嘴的手,看进她充满疑问的眼睛:“真的挺好的,你放心吧!”我的手心紧贴着她的手心,我能感受到久违的潮湿与温暖。母亲的眼里透出异样的光彩来,嘴角因激动而微微抽搐一下。突然间,我觉得自己轻轻的一声允诺,却能带给母亲无限的满足。她一副放心的样子,像是石榴树上的果实甜蜜地展示着丰收的喜悦。
  此时的我不禁在心底呐喊:母亲,不论结果如何,我都要做到永不言弃。
  比歌声更响亮的是汽笛,因为它带来别离。我毅然从母亲瘦小的肩膀上扛过重负,她那青筋可辨的手渐渐恢复原有的血色。我握了握母亲的手,认真的说了一句:“母亲,你放心吧!”母亲点头应允着,那目光里,饱含着信任与期待。
  蜷缩在车座上,望着母亲依旧伫在原地的身影渐渐聚成一个小黑点,像极了一种凝固的思念。我轻轻喃了一句:母亲,放心。
  往事历历在目,正是母亲的那封信及时拉住了已站在悬崖绝壁上的我,她就是我生命中那个点灯的人。
 
我和母亲
温州翔宇高中部19级11班  林京浙
  母亲对我了解很深,什么细节都逃不过她的法眼。她知道我最喜爱的口味,每次放假回到家中,桌上总摆好了我最喜欢的菜。每次出门,都会惦记着因为懒而不愿意出门的我,为我带些吃的回来。母亲记住我的生日,如同记住自己的名字一样,刻在心中,永远也不会忘记。她对我好甚至好过对她自己,无论多么疲惫,总是先想着我。也许在她眼中,我永远都是一个需要她照顾的孩子。
  相比于母亲,我显得有些无力。我不知道母亲的生日,不知道她的口味,更不知道她所喜欢的东西。我曾经认为母亲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以至于母亲为我做的很多事情,我都记不起。只隐约感到母亲在一天天变老,母亲的身体在一天天变差。
  即使如此,我还是会和她吵架。
  夏日的午间,空气燥热,唯有在空调间里,才能享受片刻的舒适。我坐在客厅里,享受着我的午饭——油炸食品。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空调,热得发闷。母亲看见我又在吃油炸食品,开始了她的“教化”,“油炸食品少吃一点,对身体不好。”“你看看你,体重都超标了,该减减了。”这些顺理成章的关心叮咛,在我耳中,却是烦人的唠叨。就如耳边的蚊子,赶也赶不走,拍也拍不死。“好,好,知道了。”我随意敷衍了两句,心想:每天就这一两句,你不嫌烦我都嫌烦。母亲依然细心地叮嘱着,丝毫没有因为我的敷衍而不满。夏蝉聒噪,惹人心烦。无名烈火在心中冒起,我大声说道:“你不能安静一会吗?一天到晚念个不停。”我看见母亲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在静默中几秒,又或许是几个世纪。
  母亲站起身来,缓缓地走回房间,那一刻,她似乎苍老了好多。迈着小又缓慢的步伐,轻轻的带上门。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抽动了一下,少了一块。一股难以言状的心情在心中升起。蝉鸣依旧,人去房空,失落,后悔裹挟着我。想去道歉,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蝉鸣声逐渐减小,炎热的空气好像变得凉爽。母亲的脚步声在门前响起,房门被敲开,母亲端着一碗苹果,笑眯眯的看着我:“吃点苹果,解解腻吧。”声音平和,稳定。似乎没有吵过架一样。我接过苹果,泪水瞬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一下子泄了出来。母亲站在一边,拍着我的脊背。云朵飞过,挡住了毒辣的阳光,蝉声停止,寂静中只有我一个人不断的抽泣。
  后来,我慢慢长大,每次回想起过去的事,总会为自己过去的愚蠢而后悔,从中吸取经验。我记住了母亲的生日,我知道了她最爱吃的食物,我了解了她最喜欢的东西。我把这些关于母亲的事,安置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像母亲对待我一样珍藏他们。
  再后来,一年母亲节,我帮母亲做了一点家务,她非常高兴,尽管没有用言语表达出来,但是她那上扬的嘴角和眼中的光芒,无法被掩盖。我发现,只要做一些能帮到母亲的事,她都高兴。
  母亲,我希望每天都是母亲节,您每天都那么开心。
  母亲,等您老了,我要像当年您养育我一般去回报您!
 
【自由与边界】

美食也可辜负
涟水滨河外国语19级5班  胡宇辰
  “这家炸鸡真不错。这家小龙虾烧的真香。这世上真是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啊!”心中想着,嘴里大口了咽着。突然头一阵晕天旋地,昏沉沉地倒了下去……
  昏沉沉地爬了起来之后,发现手机上显示的日期竟是2050年。顾不着疑惑,眼前的景观,便让我大吃一惊:在一个大大的钢盆里,竟堆着满满的美食,我的口水不自觉地就流了出来,坐在我面前的那个胖哥正大快朵颐。我回过头往街上一看,竟都是臃肿的人,手里还拿着各种各样的美食,边走边吃。我猛地发现一个胖胖的青年人,手里拿着可乐,嘴里竟然镶满钢牙,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看到医院里挤满了人,我疑惑的问那护士,2050年的人都这么体弱多病的吗?她回道,他们都是来换身体器官的。我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她便带我来到一个手术室,只见正在动手术的医生将“病人”肚子先剖开,竟然从腹腔取出了一个沾满着油的机器胃,紧接着又取出一串缠绕着的铁管,将他们放入医用的垃圾箱里,然后取出一个崭新的机器胃和铁管,又安装了回去,最后把刀口缝上。医生将病人送到病房后,感叹道,现在的人越来越不懂得节制了,机器胃都承受不了这样的负荷。人类以后该怎么办哪?我也感到一丝心痛。
  下一位病人是一个憔悴的老头。长得精瘦,他是来干什么的呢?打完麻药他便昏沉沉地睡下,嘴不自觉地张开了,一股烟臭味散发了出来,牙齿已溃烂得不成样子。医生又将他的肺取了出来,在场的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根本看不出来是肺,乌黑乌黑的,没有一点血色,竟还泛着点亮光。尼古丁全都聚集在这上面。人类就是这样糟践生命的吗?
  我不禁被惊醒,看着自己小小年纪却挺着一个大大的啤酒肚。真是令人后怕呀。
  生命的脆弱,大抵就是如此吧。珍爱生命,从不暴饮暴食开始!。
 
自由选择应有界
温州翔宇中学高中部  唐欣
  法国哲学家让·保罗·萨特曾骄傲地指出:我们可以随时自由。这句话固然鼓舞人心,可这简单宣言的背后,却充满了无数艰难又徘徊的选择。
  人是社会动物,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也正因为此,我们应当明白,自由可贵,但自由也应该有个边界。
  天赋人权,启蒙思想家们早在18世纪便向我们确认了自由的价值。疫情之下,美国民众们高举自由旗帜,即使在生命受疫情威胁的时刻,也要争取出行和工作的权利。这实在是人类历史上光荣的一页,因为其彰显了自由选择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强调了现代文明的要义。正如克尔凯郭尔所言;所有的选择都是主观真理。他们依自己的理念进行选择,勇于坚守心中真理,实为感人。
  然而,现代文明虽包容我们自由选择的权利,却同时也要求我们有一份界限,这界限即他人的自由。需知,历史常常是在妥协中发展的。新冠病毒感染力之强,谁可否认?人是社会动物,这便意味着我不仅仅是“我的”,同时也是社会的,意味着我的选择必将对社会产生影响,意味着我的选择在特殊情境下不能只是由我做主,这里是有边界的。
  所以说美国抗议民众对自由的选择,在防疫形势如此严重的背景下,显得有些惨烈,也有些任性,我们也可以认为这又实在是人类历史上黯淡的一页,因为它很容易导致更大面积的感染,很多人的生命安全将因此将遭受威胁,社会压力进一步加剧,个人命运朝不保夕。他们忽视了自由选择的边界,而这种对边界的忽视其实使自由主义的另一面以触目惊心的展现,从而让我们不得不反思自由过头带来的后果。我们不能只看到最自由的正面金光闪闪,而对其负面选择性失明。
  我摩挲着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想到了当下的更多。今天,我们终于走出了功利和自由的二元悖论,与自由有关的句子被发在动态里,被写在个性签名里,更被许多人奉为一生恪守的价值。但更大的问题——正如人民日报前几日的刊文所说——世界遭遇道德沙尘暴,边界意识开始淡薄,我们需要重新确立价值坐标。对社会的人文关怀不能缺席,只谈个人之自由、只顾个人之自由是狭隘的自由主义。只有以自由之心关怀现实,只有把他人的自由当作边界的自由,才能展现自由主义的真谛。
  选择与边界齐飞,自由共关怀一色。
 
【记忆与意趣】

我的心爱之物
永嘉翔宇小学16级2班  陈思甜
  在生活中每个人肯定都有自己的心爱之物,可能是一个八音盒,可能是一支笔,还有可能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铅笔盒。而我的心爱之物,我想它应该是每个人都有的,它就是——围巾。
  我的围巾是用羊羔毛制成的,摸上去是那么的柔软、舒服。在围巾上绣着一只可爱的小猫,一对尖尖的、三角形的耳朵立在小猫那圆圆的小脑袋上。一双像两颗大葡萄,圆滚滚的。粉嫩嫩的小鼻头挂在脸的中间,还有那个吐小舌头的动作,让小猫看起来更调皮和可爱了。每当看见这只小猫,我的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了。这就是围巾的可爱之处了。
  我之所以那么珍惜这条围巾,是因为这是我妈妈给我买的。还记得是在去年冬天的时候,我和妈妈出门去买东西。一出门,风刮到我身上,冻得我直发哆嗦。妈妈看见了,便带我去了卖冬日饰品的店,我走来走去都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突然在一个转头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条有小猫的围巾,我拿起围巾,围在我的脖子上,这可真暖和呀!照照镜子,随着我的转动,镜子里的小猫咪也像是在和我打招呼呢。可是我看了价格以后,默默地拿下了小猫围巾,因为这条围巾实在是太贵了。
  虽然决定不买它了,可我的眼睛却一直盯着这条围巾。妈妈注意到了我,便问道:“你喜欢这条吗?”我垂下头,低声回答:“不喜欢,妈妈。其实我也没有这么冷,就是刚刚那阵风太突然了!”我拉着妈妈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起床,感觉手边有个毛茸茸的东西,我吓了一大跳,睁大眼睛一看,是我昨天看中的那条小猫围巾!我欣喜若狂,抱着围巾叫道连鞋也没穿的跑到了妈妈身边。妈妈赶紧拿鞋叫我穿上,说:“妈妈明天就要去外地了。天冷,去学校记得带上围巾,别感冒了。”我抱着妈妈,点点头。
  虽然一年中,我用到它的时间不多,但是每次戴上它,我都觉得无比温暖。
 
那缕蒲公英
淮安外国语19级4班  黄瑞泽
  虽不如鸿毛那般轻盈,可蒲公英的美好和楚楚动人却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憧憬,让我心里涌出情思。
  幼时的我在乡村待过一段时日,见过小麦的青黄和那一望无际的厚重。也见过青蒜的高挑,更见过蔷薇的无力和树木的挺拔,可时间将记忆冲淡,甚至冲没,但浪沙淘尽,始见让我感受到希望的蒲公英。
  蒲公英被风一缕一缕的吹起,轻轻的,静静的。似风吹过对河梳妆的柳树,似一脉涓涓细流缓缓流向远方。那毛茸茸的小球随风飘散,激情飞扬,像是童年那无边的朝气和活力。你好,我认识你了,亲爱的蒲公英。
  我在爷爷奶奶家的时候很自由,去捋来一把麦穗喂小鸡,摘了玉米,抱了南瓜放到家中,还逗的小狗气急败坏的汪汪大叫。和远处的太阳白云问好,玩身旁的蚂蚁哈哈大笑,乡村生活真美好。
  我和小伙伴常会去摘你(别生气),要说你长在哪儿也不是,但走个三四步就能看见一株,有的毛绒绒的,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出一缕缕金白色的光芒,像是奶奶灰白的头发;有的被风轻飘飘的吹走,只剩下中不通外不直的青色小棒,还微微泛黄。我们要是捡到了,会嘟嘴扔掉。
  有时候,我们会沉浸于你漫天的飞舞,那种快乐真是无涯,“人在画图中”的意境已经不言而喻了,现在想起,感觉我就是那古画里的小顽童。
  你的香味极淡,抓到鼻边都不一定能闻到,但泡在茶盅里就不一样了,一个幽香便会悄然沁出,如果喝一口,虽并无太大的味蕾冲击,但那股韵味让人难以忘怀,就像远古的一泓清泉,就像茶圣陆羽总结的圭臬。没有《茶经》的讲究和细致,也有一股不做作,不浓烈的味道。
  生命力顽强的,好像也是你,地里尘满面,鬓如霜,在劳作的爷爷,也如此吧。有人说你命贱,你知道吗?落下的种子自己痛苦的盛开,还自以为受到土地的救济而沾沾自喜,看看玫瑰的娇贵,我的心底冒出几丝心酸,味同嚼蜡。还有人说你自由,其实你是受风的指示,顺从风的旨意而默默飘向天南海北,天涯地角。
  这些,我都看在心里,没想说。
  历数冬夏,慢度春秋。家乡的蒲公英该更旺盛了吧。我来到城里上学,为小升初而焚膏继晷,为语数外而奔波忙碌,虽然没能见到你,并不想。
  小升初的那个暑假,自然闲来无事,于是随爸妈一起看看爷爷奶奶,顺便看看那缕蒲公英,你还是那么葳蕤,那么蓬勃。可我没看见童年的那几个小伙伴,他们家家大门紧闭,有点阴森恐怖。
  时隔一年,偶然看见路边的蒲公英,很委屈。焉黄的,毫无生气的缩在墙角,真难看。旋即想到爷爷奶奶,那伙伴的欢笑,那条看门狗的汪汪声,此起彼伏,有点悦耳,有点想念,有点想落泪。
  想起旧时好多相思成疾的女子。
  再见,蒲公英,莫问归期。但愿梦随风万里,把你吹到我的梦中。我很难有时间见你一面,很怀念你做的茶,很想念一些和你一同生长、变化的一些,一些……
 
忆孩提
淮安外国语19级4班  沈颖
  我背负着沉重迷惘的心,去搜索童年故乡的记忆。
  等新阳推开了乡间的阴霾,待溪水在温风中晕皱开来,晨曦中小巧的身子就像云的脚迹,在乡间独有的静谧中闲游。踏着新泥,涉过小溪,呼吸着暖阳的芬芳,便是欢欣。童年这个嫩嫩的词,要与它形容匹配,必须是不同层次的蓝,不同色调的粉。好像旺仔牛奶的红罐子里装的是感冒灵,巧克力糖纸里包着的是苦味含喉片……但每当接过它们,心里定是说不出的欢喜,滋生出了醉人的甜意。
  老屋门口的杏树极有耐性,老态龙钟。它乐于结果,乐于等待。我从没有过多注意过它,除非是结出酸甜的果,引来飞虫,也吊起我肚里的馋虫,相貌和味道比果市上买的好太多。但忆及家乡,我第一个回想起的却是这棵老树。也许正是不经意,才让它扎根在我记忆的深处。后来据人说是被“大肚婆”摸了,三年不能结果儿;以后也只怕是不多。四年过去了,今年满是绿叶的树上结出了四个小得可怜的杏子。八月的盛夏,我在久别之后重回旧乡,一天摘一个,尝一尝,也不过如此;却是还有淡淡的旧的意味存留。那时红漆的大门褪色了,我离开了,杏树再次空了。
  我有记忆的时候,没玩具的孩子们之间喜欢玩的还是猴皮筋。两个小人儿合伙儿抬出两把高椅子,拉开一米多远。从椅子脚,到椅腿肚子,再到椅背,一双双灵巧的小脚丫踢踏着水泥地面,从皮筋这面翻转到那面,勾勒出一道漂亮的弧形,边跳边笑:“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脚步在皮筋里翻转,流年在欢笑间变幻。
  从相册里翻找出十年前的照片,洗出几张。故事背景不同,记忆中深掘不出什么。只是被照片上的眼睛吸引了。亮亮的,一眼望到底的。像玻璃球雕刻出的月牙儿,甜到人心窝儿里去。回记地里的甜瓜,塘里的青蛙,那样不会令年幼时的我扬起嘴角?才知道心性的单纯,才会是简单的生活。安宁像烟囱里冒出的炊烟,即使被风吹散了,也是有迹可循的。于是我重拾那份美好,一边踏上生活的浪尖,一边坚守心底的安宁。
  我能看到,红漆的大门再次“吱呀”一声打开,拥抱疲倦无助的我回到心灵的治愈所。
  所谓念故乡,所谓忆孩提,我谓是“辽远的海的相思”吧。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