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71期)

[ 时间:2020-09-18 17:07 | 作者: | 责任编辑:秦昊]

(第七十一期)   

  墙,抵御风雨,也见证永恒、诉说沧桑;墙,维系安全,也制造隔膜、引发尴尬。
  把墙穿透,只需要一颗钉子;把墙写透,却需要大智慧;把墙读透,却需要真性情。
  抚墙而立,我们更有一串思考……


【风干的岁月】

长城,墙
淮安外国语学校07级16班  楚天舒   

  “阅千秋烽火,秦矛汉戟,徭夫泪,征人血。”

———题记  

  你挣扎在墨绿的群山之中,不语。传说中你是枕着紫色的泥土,那是凝固的血块?或是结晶的汗碱?灿烂的晚霞照得你如火嫣红。猎猎的西风下,踏着一份薄薄的寂静,偶听见寒鸦的怪啼,不禁回想起关于你如烟的往事。
  曾几何时,黑云掩没月色,冰雪来袭,狼烟并起,战鼓雷鸣,胡马长嘶,刀光剑影,筚篥哀鸣,书写成一卷凄婉的历史……
  出于帝王执拗的幻想,穷极倾国之力,用一条条生命筑就了你,那是出于自我保护和心理平衡的幻想。东海猎鲸,泰山封禅,西修阿房,北筑长城……是他成就了你,万世一系,千古一帝!可是,在人民的愤怒中,竟及二世而亡,偌大的王朝如同一缕青烟,散尽了。墙,高不过六七米,随山就坡,绵延六七百公里,自渤海之滨至大漠荒野,你用一道道关卡锁住了北疆,使互市的商旅为之蹙眉,却又成为历代帝国心中的泰然,也许在他们的思维里早已形成定势,“泱泱之国”固若金汤,万寿无疆。
  但幻想终究是幻想,昭君出塞的老路上,几多和番公主的幽魂,铿锵的琵琶交杂着残雪马蹄,驼铃交鸣;被露水浸湿的鼓皮沉闷地低吟;被血渍染红的战旗倒在死尸之间;凌厉的宝剑呼啸着寒风,掀起热血的波潮;天明了,方熄的战火,袅袅的清烟,马革裹尸成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为国尽忠,义盖云天,殊不知“谁家春闺梦里人”!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如梦前朝何事也,一曲边愁难写” 
   ……
  素古的风拂过你的历史和血腥,历尽千年沧桑,你已褪去了枯朽的表皮,残阳如血,落日熔金,你不再是一堵墙,而是成了一种标志,一种精神,一种姿态,当悠悠的羌笛在山野间回响,当最后一只飞鸿隐于黄云的尽头,我又回想起了席慕容的《长城谣》:“黄河今夜从你身边流过,流进我不眠的心中”。

【思想的芦苇】

墙 祭
宝应实验初中07级8班  吉鹏  

  人类的祖先本没有墙,人有了防御才有了墙。每个人都处于不是墙外便是墙内的地位,造物主竟安排得如此精彩。
  外面的想进来,里面的想出去;该进的进来,该出的出去;该进的未进,该出的未出;不该进的进来,不该出的出去。于是进进出出,出出进进,无穷尽矣。
  有些东西,本可一目了然,一旦被墙隔着,就变得朦朦胧胧,虚虚实实,分外诱人。
  墙外本拥有一片迷人的云彩,却希冀踏进那深不可测的墙内;哪怕是阴影,也会把它当作如何如何美丽的梦幻。
  墙内本有温馨的友情,却去企盼墙外渺茫的海市蜃楼,哪怕是广袤沙漠,也说它是遍地黄金。
  旧时的银行、当铺、柜台高一些,这就是墙的一道缩影。
  闭关自守,明哲保身,筑墙的最初动机大约仅此而已,后来的结果却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一个国家禁锢自己,很容易夜郎自大,“我有三皇五帝,我有二十四史,我有马踏飞燕。”实际呢?有的只是曾经辉煌过的早就在高墙背后朽了的“既往”。
  历史上由自私引起的盘剥、劫掠,以至战争,算不算是墙的高度隐私功能的恶性膨胀呢?
  目下,信息化的大潮心会冲毁那些有形无形的墙,迎来一个四通八达的新时代。

门与墙
监利新教育实验学校08级12班 汪雯   

  悲观主义者说:“这个世界有无数的墙,门也是墙。”乐观主义者说:“这个世界有无数的门,墙也是门。”现实主义者说:“这个世界由墙与门结合而成。” 

  唐代大诗人陆游曾说过,“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其中虽未提到“墙”,与“门”,可那“万水千山”就好比“墙”,“柳暗花明”就好比“门”。只有推倒“万水千山”这堵墙,才能迎来“柳暗花明”这扇门。西方哲人也曾说,“当上帝在你面前把大门关闭的时候,他又在另一个地方为你把另一扇大门敞开。而这也恰好说明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一特性。这些悲观者的眼中的墙,就好比现实生活的残酷。而冲破这种残酷的力量,就是乐观者眼中的门。只有我们学会乐观主义者的思维,才能感受到生活的美丽与生命的希望。
  墙也是门,不错,遇到墙,选择退缩与逃避,终究无法赢得胜利,惟有迎难而上,永不言弃,才能推倒墙,开启门。因此,我送给那些悲观者一句话:“推倒墙,它就是门!”
  假如将亲子间的隔阂比作一堵墙,那么交流,沟通就是消除隔阂的门;假如将国家之间的战争比作一堵墙,那么爱心就是停止战争的门;假如将朋友之间的吵闹比作一堵墙,那么宽容,理解就是化解争吵的门。相比只看到“一枝红杏出墙来”,倒不如打开门,走进园中尽赏芳华。
  总之,有墙就有门。只有推到墙,才能开启人生的大门。那一刻,你会发现,关闭的门也是墙,推倒的墙便是门。

【隐约的温暖】

墙的故事
宝应实验初中08级1班 姚玉婷   

  二娃最喜欢的事是躺在爷爷的怀里听故事。
  爷爷今年已七十高龄,惟一让人操心的就是他的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二娃他爸。不过二娃的记忆里从没有这个人,印象中的这个爸爸总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回来时会对着他和爷爷一顿臭骂,要么就是乱摔东西。爷爷总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所以,二娃恨他,他宁愿没有这个爸爸。
  爷爷在河边用泥盖了几间小房子,他秘密地将自己存储一辈子的所得———一袋金币,悄悄砌进了第一间屋子的外墙里。二娃不知情,还问爷爷说:盖这个房子有什么用。爷爷笑着抚摸着他的头说:“你以后就会懂了。”
  后来,爷爷去世了,二娃趴在爷爷的床边哭了好久。
  再后来,那几间屋子被用做了教室,二娃的位置紧挨着墙,他经常倚在墙边,想像这就是爷爷的怀抱,躺在里面好温暖呢!二娃始终觉得这墙里有什么东西,尽管他说不出是什么。
  每当二娃倚在墙边对墙说着悄悄话时,同学们就会笑他痴。他不说话,因为他知道,只有这堵墙最了解他。但是学校里还有一个人,她会很关心、爱护二娃,她就是张老师。二娃很喜欢张老师,他觉得张老师很美,尤其是那双眼睛,时时刻刻透露出春天般的温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爷爷在生前一直说张老师人好,叫二娃和她好好相处。
  当二娃庆幸自己还没完全被抛弃时,厄运又一次降临在这个不幸的孩子身上。
  二娃和同学们正在教室里午睡,炎热的夏季雨水最泛滥,而这一片土地又处于山脚之下。所以,当泥石流和洪水一起涌进教室时,孩子们都乱了,纷纷向屋外挤去。只有二娃还发着呆,他不知该不该离开这堵墙。水位越来越高,迅猛的泥石流瞬间冲垮了二娃眼前的这堵墙。一个鼓鼓的布袋顺水冲了过来,二娃想也没想就抓住了它并急中生智地摸到了一块木板。水涨到了二娃的肩膀这儿,他随着木板漂浮着。
  灾难放缓了脚步,救援的人陆续赶来,张老师也赶了过来。二娃的腿已被冻得没有了知觉,看见张老师,他觉得就看见了希望。突然二娃那个“酒鬼”爸爸闯了过来。他看见二娃手里的布袋,两眼开始发光。
  他在“岸”上大喊道:“小子,把那布袋给你老子扔上来,你老子就要发了!啊哈!”张老师看了看面前这个正大笑着的人,她找来一根竹篙,尽量伸长到二娃那儿,喊着:“二娃,把那个布袋扔了,抓住竹篙,快!”二娃的“醉鬼”爸爸一听急了,一把抓住张老师的衣服:“你给我安份点!”他又转身笑着对二娃说:“乖儿子,来,把布袋扔给爸爸。”
  二娃没说话,他望着岸上的爸爸,他不顾张老师期待的眼神,一把推开竹篙。这时,泥石流又一次来袭,二娃被泥石流卷着冲走,剩余的三堵墙也一下子崩塌了。
  “二娃,二娃!”张老师嘶声竭力地喊着。二娃哭了,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要随着崩塌的墙一起去天堂找爷爷,只有在爷爷的怀抱里,他才真正觉得有了温暖。身后又传来张老师哭泣的声音:“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的儿子!”

这墙,厚实
淮安曙光双语学校初中06级14班 李群   

  是时间没有等我,还是你忘了带我走?

———题记  

  面前的土墙带着历史酥松的醉意,我小心翼翼地抚摩这些斑驳的印记,半蹲在墙的角落里,恬静的享受,就如同会在这里感受到你从那头逸来的气息……我将脸贴在墙上,用嘴轻轻地嚅动,吟出我心底的呼唤———  “父亲”,却没有听见你温柔的回应……
  这墙,厚实,隔住你恬静的温柔,我害怕失去你,可这墙,却长在了我们的心底,就这样重重地栽下去,没有缝隙……
  我泪流满面,在土墙的这头用心祈求你会懂我,你会替我瓦解眼前这堵厚实的土墙。空旷的世界里只有我的哭声在回荡,厚厚的墙,一直延伸,阻断整个世界,我用手不停的摸索,渴望找到一丝温度,找到你靠的那个点;也许在那里,我的哭吟可以得到你的回应……
  究竟哪里才是尽头,我的手被岁月的印迹磨出老茧,心底里对你的渴望却一丝不减,我用拳头狠狠地打下去,听见墙的那头如同和鸣般的撞击声,一遍又一遍,凛冽而清晰……父亲,你是否同我一般,在墙的那头,憔悴得心痛?
  天空突然有飞鸟飞过,叫声凄怆,悠扬地唱出此刻你我的憔悴———父亲,此刻你是否也在陪我一起哭泣?太阳缓缓地落下,沿着墙角根一直沉下去,我怀抱双膝,坐在这个点,背靠背传来的温度,让我意识到,你始终都在我的身后,却无法面对这些赤裸裸的爱或恨……
  怀念一路走来的风景,没有你停驻的地点,你对我不严厉的笑意,被留在我四五岁的日子里,搁浅成记忆,这些回忆被我连缀成珍惜,锁起……
  尔后,在现实的路上,我背起你送的冷漠,一路行走,眼前的这条路———显得漫长而荒凉……的确有一堵墙,筑在你我的面前,偌大的房间里,有堵白色的墙阻在那里,显得厚实,我却仍旧可以透过它听见你呼吸的声音———原来心里的那堵墙比这更加的厚实……
  酥松的土墙,在时间的印迹里,阻断“天空”……

【无言的尴尬】

零信任
宝应实验初中 季应男  

  出租车把他载到一幢大楼前。
  “劳驾,先别关计价器。我到公司有个事,马上就回来,然后接着朝前开。”他对司机说。
  司机显得有些不情愿,皱了皱眉,说:“先结账,不行吗?”
  “不不,我还要继续坐您的车呢,瞧你,不信任我吗?”他边耸了耸肩边解释道。
  “哦,也不是,”司机说,“什么样的乘客都有嘛,有人会,有人不会嘛……”
  “唉,还是不信任我嘛,那好吧,我把我的帽子留下来,行了吧?”
  “您说的是什么话?我要您的帽子干嘛?我信任您……那……把您的公文包留下吧。”
  “你说什么?”他生气了,“行,我可以把公文包留下,但您要允许我把您的车牌号记下。”
  “您这是干吗?”司机皱起了眉,“不信任我吗?您怕我会拿您的公文包逃跑?”
  “哦,也不是,”他说,“什么样的司机都有嘛,有人喜欢帽子,有人喜欢公文包嘛。”
  “嘿,说什么呢!”司机气愤,“那好,车牌号您记吧:CV-30-10。不过,您得让我看公文包里有些什么。”
  “这又是干什么?”他有些疑惑。
  “以防过后说不清。”司机回答。
  “那行,看吧!这里有文件、书,还有电动剃须刀。”他没好气地说。
  “剃须刀是好是坏?”司机很警惕。
  “怎么会坏呢?现在还能用呢!”他回答。
  “什么叫‘现在’还能用?我可不打算在这儿测试。”
  “谁知道呢?”他冷笑一声,“您的胡子还没刮呢!”
  司机恶狠狠地瞪着他。
  突然司机改口说:“您不觉得害臊吗?”
  他也对司机说:“那您呢?”
  “我为我们两个都觉得害臊!”司机说。
  “那我也会忘记您的车牌号的,那我去了。”说罢,便下了车。
  他刚走到大楼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剃须刀没了,缓过神来,“该死,切!没关系,我已经把他的车胎戳破了。”

说好的那些事呢
监利新教育实验学校07级10班 陈巧

  又是一个假日,仍然在家中奋笔疾书着,隔在我们之间的墙,怎么会越来越冰冷,越来越厚了呢?
  一切的人与物在不知不觉中早已变了样,昔日的同学,不知从什么时候已很少会面,脸上写着的笑容,总有些不一样,其实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没有了感觉,什么都没有了。
  还记得,那是个晴天,大大的晴天。心情也大大的好,约定的地点。同学们一个一个陆续到来,心情也随着人数的增加而上升,只是相处下来,变了啊!不再是以前那个纯真的她,他,隔着什么,可又不知道,强堆着的笑容,好累!原来环境可以改变人的。
  “说好了,要一直做朋友,永久,永久哦!”“说好了,不许变,不许改变自己哦!”“……说好……”。可谁还记得那些承诺呢?也许谁都不能怪的,是社会太乱,是长大了,思想会变的,可是,可是,说好的事呢?
  我不敢开口,又不想说,没想到一个心直口快的同学打破了这沉寂,道:“你变了!”“嗯,我是变了。”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坦然,一道墙将亲密无比的我们分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你变了,墙建了,可是说好的那些事呢?

【哲思的天空】

残 墙
淮安外国语学校07级2班  潘俊威   

  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有一堵伤痕累累的残墙。它与四周郁郁葱葱的环境显得极不协调。但它却能固守属于自己的那份小天地,默默不语。
  春天到了,幼小的紫藤芽在残墙脚下探出了脑袋,争先恐后地沿着残墙拼命地向上爬。终于,它们爬上了残墙的顶端,它们欢笑着到处开放,一朵朵紫色的小花在阳光下眨眼。远远望上去,仿佛是一个银色的瀑布飞泄下来。紫藤成了这里最美的一道风景线。
  偶尔一个诗人经过,惊奇地看着这墙紫藤,啧啧赞叹道:“天哪!这世上竟有这样美丽的花。”随后,又无不惋惜地说:“只是这堵墙太破了。”
  骄傲的紫藤听了诗人的话,早已飞上云端的心垂入了谷底。紫藤认真地看着身上的邻居,果真又老又丑,与自己那美丽的身姿相差如此之远。
  伤心的紫藤松开了本已牢牢抓紧残墙的手,背过身子,要挣脱“恶魔”一般的残墙,憧憬那远处美丽的风景……
  残墙无语,只是静静地看着……
  夜里,下起了一场暴雨,铺天盖地,毫不留情,哗哗而下。清晨,万物从恐惧中醒来,却见那墙紫藤已不复存在。它们躺在墙边的泥里,一片片花瓣凋零在冰冷的雨水中。昔日里的繁华已逝,曾经的美丽紫藤变得一无所有……  

墙亦桥
监利新教育实验学校06级2班  郑宇萌  

  人无完人,神也有做错事的时候,上帝在造人的时候,不小心将一粒灰尘掉在人与人的心之间,不要小看这灰尘,它在人们的心灵之间形成了一堵厚墙,他让人与人之间产生了一层隔膜,让人们感到对方是那么的不可捉摸。
  终于,两颗年轻的心被这堵厚墙的阻碍激怒了,人们开始进行反抗,他们决定推倒它,上帝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于是派了几位使者去帮助他们。
  第一天猜疑带着把大锤子到了那颗心那里,对他们说:“兄弟,我们俩真是志同道合,你一定和我一样想知道墙那边的状况。来拿起这把锤子,将墙敲个粉碎,让对面这一切都呈现在我们眼前!”心毕竟年轻,接受了这个建议,但当他用锤子敲向那墙时,锤子被弹回来了,砸在猜疑的心头上,他立刻消失了。
  第二天,欲望带着一把铲子来到了另一颗心那里,耍起了猜疑的那套:“哎呀,我的好兄弟,别再望着墙发呆了。我知道你很想知道墙那边的情况,这点欲望不算什么,来!拿起这把铲子把墙角的土挖松,推倒它!”但他挖到第二下时,铲子一下断了,欲望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
  第三天,两颗心在失望中焦急地等待着第三位使者,与前两位不同,第三位没有单独的去哪一边,他站在了墙头上,微笑着说:“我的孩子们,你们无须苦恼,立在你们面前的只不过是一堵极易推到的墙,拿出你们的真诚来推倒它吧!”
  两颗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用锤子都锤不碎,铲子都铲不动的墙,自己能推倒?但他们不愿放弃,于是拿出自己的真诚,用力向墙推去,奇迹发生了。当他们触到墙时,那堵墙竟然真的倒了,倒在了地上。成了一座桥,两颗心跑到桥头,紧紧拥在一起。
  这时,上帝来了,他表情严肃:“我的孩子们,正如你们所见,沟通之桥立起来便成了拦路之墙。这就需要你们用真诚去推倒它,不相信猜疑和欲望,沟通只依赖真诚。”

【泛黄的书页】

围墙上的天使
———观《梦旅人》
淮安曙光双语学校初中部07级15班 刘璐   

  那些在围墙奔跑的孩子呀,你们能否告诉我,生命河流的尽头是什么颜色?

———引子  

  精神病院的围墙又高又窄,是为了防止患者从里面“逃”出来的。当可可被医生拖进精神病院最里面的那间房间时,其他人只是回过头来木木地看了一眼,随即又回过头做自己的事。空气中透露着一丝悲哀。女孩可可的尖叫声,挣扎声在那个走廊里回荡。
  记得《梦旅人》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画面:
  女孩可可,男孩卷毛,小悟在高高的笔直的围墙上行走,可可手中撑着一把黑色的破伞,天空中白色的飞鸟飞过,落在夕阳里,夕阳斜斜地打下来,落在三个孩子身上,投下一片阴影。他们在做一次旅行,他们听到教堂传出的孩子们唱的圣歌,他们停下脚步,静静地谛听着,虔诚地伴着三只落入凡尘的天使。当卷毛在《圣经》中看到了“信者得救”这四个字时,他便迫不及待地相信了上帝的存在。旅程还在继续着……
  后来,小悟摔下了高高的围墙,死神带走了他。可可和卷毛逃出了精神病院那个可怕又可悲的地方。他们登上了海边残破的塔楼,可可说:“传说只要把子弹射向太阳,就会引起大爆炸。”卷毛举起了手枪,对着太阳连射三发子弹,太阳却依旧惨红。可可绝望地拿过枪说:“我是一个注定要死的人,就让我的死来洗清你的罪吧!”可可这个乌鸦的孩子,他用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开枪。漫天都是柔软的黑羽毛,这幅画面美到极致……
  其实精神病院里的孩子都是正常的,只是他们心里承载了太多的故事,而变得与其他人不同了。我一直惊奇,为什么他们可以在那窄窄的围墙上行走自如,而其他人却会因重心不稳而摔下来。也许是因为他们心中没有什么包袱,所以无欲则刚吧。
  不知为什么,看完《梦旅人》之后我会潸然泪下,我相信这决不是矫情,也决不是做作,我是被他们身上所闪现的人性﹑自由与爱所感动。
  呵,我看见在这光影陆续离开喧嚣浮尘的城市边缘时,围墙上的天使们正在唱着歌……

【流动的思绪】

  现实中的墙,将空间分隔成了七零八碎,人被封闭在墙的包围中,眼里只剩下冰冷坚固的墙体和逼仄阴暗的空间。向上看去,偌大的空间在视野中变窄、变小、甚至难以看清世界真实的样子。我们可以用心去超越,去推倒一堵堵束缚自己的“墙”,我们的思维就不会再偏激,思想不再狭隘,我们的天空会变得越来越广阔,生命也会越来越精彩!

———淮安曙光初中部07级16班 杜心月
  

  墙像一把石斧,将天地劈成两半,东边一棵树,西边一棵树,彼此孤立地站着,什么也不说……       

——淮安曙光双语学校 月白
  

  这是一面饱经风霜的古墙,岁月早已让它面目全非,茸茸的绿苔已显得憔悴了许多。奶奶紧紧地搂着我,摇动着陈旧的蒲扇,院子里的蝉鸣声不断起伏,这是一个星光斑斓的夜晚,奶奶望着我稚嫩的睡脸,不断地抿着嘴笑,眼角的皱纹如花般绽放,星辉点亮着古墙,古墙印刻着奶奶的笑。      

——监利总校08级37班 谢坤
  

  一堵孤独的墙,借着尘封已久的秦砖汉瓦,糅合空气里弥漫的泥沙,在乾坤的狭隘缝隙里苦苦挣扎,我不知道,你是否在寻找一个温馨的家?    

 ———监利总校补习中心1班 钟琴
  

  墙,是墙内人的保护伞,缔结了我们赖以生存的生存环境,用温馨融化着寒潮、风雪、霹雳,赠予我们以雾霭、流岚、虹霓,它有一个很美好的名字———家。    

———监利总校补习中心2班 王朝阳
  

  这座墙上,没有门、没有窗。我们在向成功不断努力,付出汗水与泪水的过程,就是在它身上打造一扇大门的过程。成功来之不易,并非唾手可得。建门的过程千辛万苦,苦尽甘来的果实分外鲜甜。

———淮安曙光初中部08级2班 史同彤
  

  攀爬过懒惰的墙:不让晨跑的计划一次次被温暖的被窝推翻;不让翻开的名著铺上厚厚的灰尘;不让心情的记录空白一片。《明日歌》不会成为自己推卸的理由。

———淮安曙光初中部08级2班 周康琳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