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记小旅馆(159期)

[ 时间:2020-09-18 18:19 | 作者:李静 | 责任编辑:秦昊]
徐记小旅馆

  夏日的燥热已然渐行渐远,伴着微凉的秋风,让我们把夏日里每一寸的美好记忆都雕刻成思念,细心收藏,慢慢品味……
 

【似水流年】
徐记小旅馆
淮安外国语  林以广
 
  看《知青》,看到赵天亮在小旅馆里病倒了的那一段儿,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就流了下来,我为赵天亮病倒了而难过,也为周萍把心爱的围巾当酬谢送人而感动,更为天下总还有些素昧平生的好人而感叹。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啦!
  有一年暑假,下午去体育馆打完球回家的路上,我正等绿灯的时候,冷不丁地,一个黝黑的中年汉子向我开口说:“真的不好意思跟你说,丢死人了。我是从连云港过来的,我有一个熟人在你们这边给人家做装潢,我把他的号码给弄丢了,我一时找不到他,求你给我几块钱,我好买点吃的买点水喝。”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可能是个骗子。但看他穿着背心,卷着裤腿,满面尘垢,嘴唇干裂,我又有点儿可怜他了。我口袋里有没有钱呢?有钱,但没零的。我就说我没有钱。就在说话的当口,绿灯又快闪过了,为了安全起见,我只好再等绿灯。他却没再缠我,好像并不知道红灯停绿灯行的规矩,自顾走过斑马线,到了对面马路边,就蹲了下来,茫然地四望。
  绿灯一亮,我就骑过去了。回到家,我把煮好的粥放在水池里冷,又打开电视看了看,但就是心神不宁,头脑里老有那个汉子挥之不去的影子。那么大个儿,我觉得他不像是骗子,因为他乞讨的方式很拙劣,而且乞讨的也不是地方。
  我不知怎么地,一下子又想起我自己住过的那家徐记小旅馆来了。
  30多年前,为了筹措上大学所需的钱款,我从流均到淮安再去苏嘴求人帮忙。记得当时正是收稻子的时候,父亲脱不开身,就只能我一个人去了。一天磨蹭下来,不仅事儿没办成,天晚了,好几十里的路,没有车还赶不上回家了。
  汗湿的褂子沾在后背上,树丛里知了不停声地嘶喊听得人心烦。望着天边的火烧云,我漫无目的地彳亍在苏嘴的小街上。
  已经饿了快一天了。我来到一家小旅馆的门前。说是旅馆,其实就是临街的住家房子,只不过比别人家门前多个“徐记旅馆”的牌子而已。好像就只老俩口子,我跟他们讨了一碗水喝。
  老头儿问:“孩子,你住店哪?”
  我说:“我想住呢,就是没有钱。”
  我把我来干什么的,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了老头儿。
  “一块钱有没有啊?”老头儿又问。
  “没有。”我垂着头说。 
  老头儿又说:“五毛钱不会也没有吧?”
  我说:“实话跟你说吧,我身上还真有五毛钱,但我不能给你。我明早还要乘车回家呢。你就行行好,让我在你家门里蹲一宿,行吗?”
  老头儿也没再说什么。
  老奶盛了一碗饭,饭头上还盖着扁豆荚子烧肉,递给我,说:“孩子,你放心地吃吧,吃完了,我安排你去住,不要你钱。”
  我真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完了,老人还给我打了水,洗了脚,让我到里间床上去歇息。
  后来,工作了,我几次去苏嘴,有意寻找那对老夫妇,却再也没找着。虽然几十年过去了,我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起那对老夫妇,想起在徐记小旅馆里住过的那个晚上,我永远也忘不了那老俩口儿对我的好。
  是啊,人在困难的时候,要是有谁能帮上一把,那该有多好啊!
  越想越觉得那个汉子可怜,越想越觉得自己心里难安。于是,我拿了10几块零钱,又下楼骑了车,再去找那个人。等我来到那个汉子蹲身的地方,他已经不在那儿了。我就只好回头了,其时,天已经渐渐地晚了,我就一边慢慢地骑车,一边到处张望,就在我来到经常买《读者》的书报亭旁边,我看到了那个人,他正坐在花台边抹眼泪呢。
  我赶紧把10几块零钱给了他,他千恩万谢的,还要我给他个地址。
  我说:“你不必问了,我也没得多给你的,你凑合着用吧。”
  我一下子如释重负,心里舒畅了许多。我不再为那个汉子担心了,我也相信还会有人帮助他的。
  都是陈年旧事了,重提这些,是想时时提醒自己,有些过去了的人和事儿,不可忘记。比如,那家徐记小旅馆,那家徐记小旅馆的老俩口儿。你可能不信,去年,送小侄女儿去苏嘴卫生院上班,一听说院长姓徐,我都觉得他亲。
  父亲说的对,要记得别人的好,还要像好人一样对别人。
  还记得曾经带着女儿陪父亲去闻思寺上过香。是啊,人们常常求菩萨保佑,可是,菩萨在哪里呢?要我说,在那个抹着眼泪的我面前,徐记小旅馆就是一座大庙,那老俩口儿就是菩萨,至少他们有了一点儿菩萨的心肠不是?是他们给了我帮助,尽管这帮助说不上有多么的伟大。那个向我讨钱的汉子,谁又能说他就不是我的菩萨呢?得了我的一点儿帮助,他可是要从此成千上万遍地感念我的好,为我祈祷,为我祝福了。也许有人要说,他或许就是一个骗子。没关系的,我仍然要视他为菩萨,他就是菩萨的化身,他是来试探我的,考验我的,是他让我的心不再麻木永远向善的。
  不能修一座庙,那就开一扇门吧,像徐记小旅馆一样,让别人住在你的心里,你也住在别人的心里。好吗?
 
梦中小巷
枣庄十八中19级翔宇2班  孙鑫源
 
  梦中常会出现一条矮矮的小巷。
  上方是一片远远的天,梦中天空有一轮橘黄的灯塔代替太阳。它既不炽热,也不刺眼,唯一的职责就是把天空的云朵染成晚霞的颜色。灯塔上的光像天空小小的破洞,光一条一条从中倾泻下来,直直射入小巷,小巷奇迹般被这微弱的灯光照亮,这便是清晨第一缕晨曦。
  当灯光化作游蛇潜入街头巷尾,小巷便苏醒了。先是一声嘹亮的啼鸣,而后每家每户的门便用力打开,撞在门旁墙壁上,发出鞭炮般的炸响,歌颂又一天的到来。这样的巷子里,应该住着一些幸福的人,窗户里传出歌声、笑声,带着无尽的喜悦。我化作一只猫,静悄悄地从窗户钻进屋内。突然被一双纤细的手抱起,带我走进房间内,她柔柔地对我说了什么,作为一只猫我并不能听懂她说的话,我决定在梦中给她比快乐更快乐的快乐。
  小巷有了快乐的人,便充满了春天的气息。这时候便要有一场春雨,最好还要有几声料峭的惊雷,于是我便撕下几片晚霞,带起一把蚕丝,再牵走几声鸡鸣来到灯塔。我站在灯塔上面,用晚霞把它挡得严严实实,小巷陷入了一片寂静的黑暗,我再把蚕丝一股脑的全倒下去,蚕丝就化作蒙蒙细雨,落在瓦屋的窗前,落入鲜艳的红花,最后顺着爬满青苔的路砖流入街道小小的河流。就在这时,孩子们居然从家中出来,带着一顶顶小小的草帽,跑到街道上奋力一跳,蚕丝便如同飞灰一般被拍起。
  我放出那几声嘹亮的鸡鸣,于是天边炸起一声惊雷,看到孩子们四散的身影,我得意地笑起来。一不留神,晚霞便迅速溜走,天空又恢复了光芒,刚才被吓跑的孩子见到天重新亮起来,居然敢对我做鬼脸,吐舌头,更有甚者还对我拍起了屁股。于是我把他们冒雨偷偷跑出家门的事告诉了他们父母,并向他们父母提出了孩子不听话就要用武力征服的建议,在我的梦中和我作对,自然免不了一顿暴揍。
  小巷的一天又将结束,灯塔暗淡下去,黑色的墨水把金光染成无边的寂静。在这深邃的夜中,我看到的,是天空中无人知晓的蓝天,是树叶上缓缓飘下的蚕丝,是泥土中的新芽努力向上的身姿。
  这便是我梦中的小巷。
 
废园旧忆
枣庄十八中18级9班  吴婷
 
  叔叔家的隔壁有个废弃多年的园子,院子不算大,却承载了我所有的童稚岁月。
  打从记事起,我就在这园子玩,没人比我更懂它。一年之中的春夏秋冬四季,园子都会经历。树荣草盛,叶落土间。每到春秋之际,你可能想到我们七八个孩子在园中嬉闹,眉目间表现出乐此不彼,原来大人眼中的废园却是孩子们心中的乐园。仲夏蚊虫肆虐,你可能想到我们袒露在外的皮肤伏起了成片成片的小豆,却不因此退缩;雪撒枝头,到了冬天,大雪覆至脚踝,穿着棉服的我们用小手堆雪人,他家找截萝卜,你家拿条围巾,把这小人儿装扮的好不热闹。
  随着年龄的增长,废园不再是我玩乐的地方,他更是像一位耐心的倾听者,听我向他哭诉因剩饭过多妈妈的批评,辅导作业时爸爸的厉语。每每受过委屈,每每感到喜悦,我都会园中小坐,向他倾诉我的喜与悲。不知道他会不会厌烦,亦或感受不到,但我宁愿相信他是有灵性的,不信你看,那风的低吟,肩上的落叶就是他最好的回答。
  想起废园不知怎么的,就想到史铁生的地坛。我不知道地坛对坐在轮椅上的史铁生有何种意义,是飘零孤舟的港口,还是迷茫中的一盏明灯。我只知道他永远在枯木逢春,一直在变化,有始有终。废园处众人之所遗,利万物而不争。废园的年岁教我成长,废园的变化教我珍惜。
 
落魄
淮安外国语19级4班  马翔宇
 
  那理发店在公路的旁边。
  马路对面是一排低矮的瓦房,墙上的漆掉的严重,灰色的墙与白色的漆看起来像是一块破布。门上的缝隙很明显而且十分多,从顶到底遍布因年代久远而翘起一层木头。最左边的一间瓦房还塌了,一半的墙还挺立着,里面长满了荒草,那些不知是椅子还是柱子的木块散落其中,还隐约看到几个破碗。最右边是一个用彩钢板搭建的超市,四周围着一层黑色的塑料布,被热风吹着发出“沙沙”的声响。左边一个公交车站还停着一辆积了一指厚灰尘的破三轮车。
  怎么这么落后啊?还是城里好!
  终于,剃头匠来了。他打开那个我需要低头才能进去的门,发出了“吱呀”的声音。里面的墙壁都是黑的,一个沙发的表面坏了,露出了黄色的海绵,一把磨损严重的椅子,一个挂在墙上的斑驳的镜子,一个上面堆满了杂物的柜子,便没有其他东西了。剃头匠从柜子里拿出一块沾满碎头发的破布围在我的脖子上。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女的。个头不高,1米6左右,短发,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黑色的九分裤。硬要说有什么的特点的话,大概就是脸庞显得年轻些吧。
  “我……我来剃个头。”她好像有点害羞吧。但后来我发现她不是害羞,可能是口吃。“那家人烦死了,想不要我!”她接着说:“我男人还想给我弄个残疾证,怕没钱用了……”从她断断续续的话中,我听出了大概。她是淮阴区人,头脑有点问题。父亲是安装纱窗的,不怎么理她。她从小和奶奶生活,奶奶年纪大了后无力抚养她,只好把她嫁人了。她的婆家对她不好,嫌弃她这儿不好,那儿不好。她自己又没经济能力,只能靠奶奶每周的接济勉强生活。现在剃个头就要20元,她真够可怜的。到现在还没有吃午饭,婆家也没有人来找她。她的手里拿着不知从哪儿来的酸奶,拿出伸缩的吸管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地拔出来。
  头发还是理完了。临走的时候,我掏出一张50的,递给老板。看了她一眼,对老板说:“不用找了。”老板愣了一下,似乎有点明白,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看了眼原本不顺眼的乡村,突然觉得这里也有它的美。不是每个人都很幸运能在城里生活,不是每个人都有健全的身体,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体面的生活。虽然现在乡村显得落后,但也曾沉淀了多少岁月!这里一代代的庄稼人辛苦劳作,养活着人。
 
【春风化雨】
月照寸心
淮安外国语19级15班  胡婷

  “我们把黑夜里跳动的心脏叫月亮。”
  初相遇时,夏水遇林。是一个连阳光都盛大热烈的季令。你便是一袭温婉蹁跹,轻然然的。似水流年,我记不清第一堂课的内容。微噪蝉聒却仍在回响。
  一群意气少年窝在班里总像油花浮于水上,一触即闹。但我清楚,大家都是喜欢语文课的。不是从数理化中暂时解脱的欢洒,而是在清风月夜偶然寻到诗和田野。
  我总觉得是月色与你更为相称。便想起那支歌“月色太美,而你太温柔”。
  回想的时候总是记起你曾朗诵过的一首首诗。我一直觉得文字是世上最美的创造,当看到那些婉约、清丽、豪迈、豁达的情思时,我感谢你为我推开扇文学之窗,于是月华倾泻,文思泉涌。
  因为每天的诗词积累,我和同学们寻遍长长短短,风格迥异的诗话。至今还记得木心的《从前慢》“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读一首首诗时,我觉得大家都是浪漫的。天气虽然闷热但也安谧清凉。
  我迄今最近看的名著可能是《儒林外史》,它的回目是老师你让我一天天写在黑板上的。偶尔翻开时,是熟悉也是唏嘘。
  你看过许多书,行过许多路。我喜欢听你授课时提及那些我所不知的风花雪月。你仿佛不是在教语文或不仅仅在教语文,你教我们如何生活,如何学会表达自己的爱意。
“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桕树”,校园里的那棵树我一直在怀念着。我也深刻体会到何为当时只道是寻常。那时大家认真寻,寻树也寻那时渐渐凐灭的惬意。你还让我们画月亮,我还悄悄和同桌说过:“眼前人是天上月。”
  老师,和你待在一起的时光总让人脱离也很烦恼的少年时代重回孩提。我们一起幼稚的抱怨教室为什么看不见云蒸霞蔚的夕照,为什么天空都是几何的规则。我乐意找你探讨作文,有时夜晚透过办公室的窗,总隐认为“月上柳梢头”的月与你很是般配。
  我记得去年的教师节送了你巧克力,不知道今年是否能再亲口道声“节日快乐”。我所遗憾的是毕业那天你写下临别赠言,我说的是“谢谢”,却疏忽于与你道一声“珍重”。
  七月仲夏别离后,阴雨连绵,无风无月。你却仍润雅朗朗于空。我总感觉,当我们一行人回到母校,你仍在原地等候游子。而我们生于烈日,翔于长空,从未远离。
  乌桕树当初乃深秋所寻,又是初秋,不知是否已亭亭如盖矣。
                                                         记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
 
【曲径通幽】
 
品味曲线
淮安外国语19级6班  颜睿希
 
  盛夏时节,阳光毫不吝啬地将它厚重的燥热,严严实实地盖下来,没有丝毫收敛的意思。笔直平坦的柏油马路、修剪整齐的绿化带以及一撮撮的晨练人群,一如往昔,让人觉得单调乏味。
  每天清晨,我都沿着家门前笔直的大路应差似的跑步,汗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从头滑到脚。我向来喜欢直线奔跑,总觉得直线可以一眼望到头,心里有数早点跑完全程的终点。然而,今天晨跑的路线,被生硬的铁皮墙围了起来,要修路了。无奈之际,我瞥见一条曲折的小路,印象中曾无数次与它擦肩而过——毕竟眼前是笔直的大路,又何必舍近求远呢?可此时,我却如爱丽丝般对这条小路充满了好奇和幻想,于是,我缓缓走向那条小路。
  果然是“曲径通幽处”,耳畔习以为常的喧闹声戛然而止,唯有几声空灵的鸟鸣温柔地呵护着饱受折磨的耳朵。原本的单调乏味被夏风吹散,重新拼合成一片五彩斑斓。青青草色,连片蔓延;点点野花,散落其间;清清湖水,波光粼粼;柔柔绿柳,轻拂水面。我感慨良久,似武陵渔人偶然间发现桃花源般惊喜万分。
  远远地便望见一个公园。公园里的设施已经破旧,可这并不妨碍老人们的雅兴。他们有的安静地坐在石椅上,于棋盘上上演这风云变幻的对弈大戏;有的拉着二胡,口中哼唱着京剧;有的身着挥舞羽扇,随着音乐翩然起舞。虽然年华老去,但他们的心依然年轻,依然焕发着青春活力。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继续前行,在拐弯处,猛然对上了一位大爷的眼神,大爷身着白衫,身体前倾,形成一道优美的曲线,宛若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他眼神如炬,充满力量。我有点心慌,我跟这位大爷素不相识,他为何看着我?距离他越来越近,忽然听到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孩子,把拳头握起来跑,手臂才能摆起来用得上劲!”我听了,一愣,脸红到了耳根。看着自己因懒散而垂下的双手,有些羞愧。立刻,手握成拳,奋力地向前跑去。再次经过弯道时,一发力便越了过去,原来曲道并没有障碍,只是我的偏见而已,大爷赞许地点了点头。我也欣赏起大爷打的太极,他往中间一站,整个地方仿佛都多了一股威严的气势,只见他抬脚、勾脚、运力,如行云流水般,手掌划出的一道道曲线仿佛给我指点迷津,与风融为一体,让人感觉浅藏着无限的力量,随时都有可能冲出来,冲击着我心。
  不一会儿,熟悉的家出现在眼前。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竟与平时回家的时间相差无几。我默然,所谓“欲速则不达”,人们总渴望一蹴而就的成功,却忘了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捷径。原以为自己每天奔跑的大路省时省力,可事实却相反。曲径通幽处,邂逅满园美景,沐浴浓郁的生活气息,发现身边的真善美。
  品味晨跑的曲线,它是避开喧嚣、邂逅美好的契机,让我改变了对曲线的偏见,遇见了另一番风景,发现生活本来的样子。我微笑着,大步迈进家门。
 
【繁星点点】

  我们有血性、有激情,我们不能昏昏欲睡;我们有责任、有尊严,我们不能糊糊涂涂。我们需要智慧,需要清醒,需要理性,我们拒绝愚昧,拒绝狂热,拒绝盲从。我们要睁眼去看,用耳去听,我们要独立地想,慎重地取。不要笃信“白纸黑字”就会正确,也不要被“从来就是如此”锁住了手脚。
——温州翔宇高中  田帅军
 
  俯身趴在窗沿上,仰视着,瞳孔顿时被这天空点缀上些许小星星,那是涌上目光的惊喜。你说是夕阳,它已慢慢拉上夜的幕布;你说它是夜,瞧,那儿又留着点点橘红,再看,天边还泛着鱼肚白。说不出什么华丽的词藻,一“美”足矣。从左,至右,深蓝,浅蓝,渐变的,上下亦是如此。空中几缕冉冉吹起的云,掠空斜斜地散着,像一首短诗,像一阕小令,或淡或浓,随意舒展。
——淮安外国语19级18班  赵谦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