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相互照亮(160期)

[ 时间:2020-10-11 08:08 | 作者:李静 | 责任编辑:秦昊]
让我们相互照亮

  行走就会遇上。总会记住一些人,总有一些人会记得你,就像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
  在美丽的校园,我记住了你——亲爱的同学,尊敬的老师。
 
【迎光而行】
 
成为一束光
淮安曙光初中 凌雷
  白露凝,秋水老。天光一点点变短,夜一天天拉长。又是一年开学季,送走了一届毕业班,我也跟随时光的脚步,步履匆匆地迈入新的学年,走入新的班级,抚摸着讲台上的座次表,努力背诵着每一个陌生的名字,开启一段新的旅程。
  如期而至的教师节,收到了许多刚刚毕业的孩子们的祝福。有的是早早地就在QQ里留言;有的是在午休时用宿舍电话送来及时的问候;有的是将自己的祝福与感谢编成一首浪漫的小诗赠予我……每每这个时候,做老师的幸福感就会溢满心间。
  中午时分,小媛的妈妈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才打通。她说她将小媛送我的礼物和写给我的信放在门卫室了,并反复叮嘱我要去拿。这是孩子交给她的任务。小媛是上届初三学生中我最欣赏的孩子之一。在课堂上,她的目光始终注视着老师,一刻不离。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求知欲。每次她都是用最快的时间洗完澡,然后端坐在教室里,放声背诵,无需督促,不必扬鞭自奋蹄。初三一年,她给自己制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即便在假期里,也牢记我的叮嘱,时常发些小练笔给我看。她的成绩也始终在班级名列前茅。老师们都觉得她考上最好的高中,那是十拿九稳。
可是,天意弄人,并非所有的结局都是童话。她以几分之差,并未如愿,那一刻我真心地心疼她。做老师的可能最见不得的便是勤奋认真的学生落榜,见不得那么多晨昏暮鼓奋力拼搏的日子被辜负。有时我会想每年张张红榜的背后,又有多少也曾为之倾力付出的孩子黯然神伤呢?这些或许只有日夜陪伴他们、见证他们点滴努力的老师,才能深切地感受到。
  收回思绪。我拿出了小媛写给我的这封信。信是装在素雅的浅紫色的信封里的,信封上是娟秀的三个字“展信安”。有多久没有收到过信了?最近和学生们一起阅读《傅雷家书》时,还感慨书信真的是最长情的最有纪念价值的物件,那些真情被一张张朴素的信纸小心翼翼地盛放着。书信的渐渐消失,一定是现代文明中最令人遗憾的一件事。展信,细读,嘴角不自觉地上翘。还是那般漂亮工整的书写,难得的是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小媛对于自己中考失利的耿耿于怀。她在信中写道:“记得我们曾做过一篇阅读叫《生死之间》,当时您和我们一起品读了其中一句话——‘用理性的面纱去掩盖伤痛’,我想现在的我终于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了。成绩公布的那几天,我好似一块空心木头,里面的部分似被侵蚀掉一般。但不必担心,我已经调整过来了。因为我有梦想,我时刻渴望光,并追着光。”
  读罢,舒心一笑,原来孩子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豁达,要经得起挫折。中考失利于未经世事的他们而言,不是小事。可是那些能从这些挫折中,咀嚼到人生百味,进而奋起的人,或许才是最有力量的,最坚强的。
  落日的余晖照到薄薄的信纸上,我伸手想捉住它,但这黄澄澄的光束是不受约束的,它从我的指缝间穿过,我似乎什么也没握住。我轻轻一笑,将信纸小心地折叠好,重新放进了信封中,因为我知道不必遗憾,只要能成为一束光,那么必将照亮自己的心,也照亮别人的心。
 
【春风化雨】
微笑
淮安外国语19级13班 徐金蝉
  微笑,让语文微笑,让生活微笑。
  他微笑着讲课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他让我们看到一个沉浸在童年欢乐里的鲁迅,会摘桑树果儿,会听长妈妈讲故事,也会偷描小像。课文讲完了,他左手做出“七”字,在半空中划出弧度,指问台下的我们:“一个班那么多做小动作的学生,只有鲁迅成了大文豪啊。”做小动作的,慌张地坐直坐正,迎上他的微笑,脸发红。老师的微笑,宽容又不失智慧,教给我们,许多东西。
  他微笑着带领我们读名著《西游记》,我们读到的只是一路西行有千难万险。他却认真地告诉我们,师徒的西行其实是一个人在修行。唐僧是难辨善恶的一面,孙行者是浮躁冲动的一面,猪八戒是贪图享乐的一面……就这样带着一点疑感,我们徜徉在书海,他常常向我们分享读书心得,指点迷津。
  印象中我们第一次交上读书笔记,让他很生气。他把他的书举给我们看,都是圈点勾画,再对比我们的潦草,大家默默低下头。但想象中的“暴风雨”没有降临,他一如既往地微笑。左手做出“七”字,指向我们“小同学,可不能马虎呀。”迎上他的微笑,我觉得学到的不仅是学习态度。
  那次从食堂出来,看到他专心观察着一窝燕子。那是一楼顶边极小的一个角落,燕窝隐匿在那儿,非常容易忽视。他注意到了我,招呼我过来,微笑着指向燕子,说这些小东西最有灵性。曾经他在老家也有燕子相伴,晚饭吃完了,燕子“不请自来”,将剩下的食物消灭干净。迎上他的微笑,我想到“为迎新燕入,不下旧帘遮”,这样美好的情境在诗里,在回忆里,也在热爱语文的人心里。
  他还是音乐爱好者,更是运动达人。有时会看到他放首经典歌曲,陷入他那个年代的回忆;有时会看到他在操场上锻炼,一个人走成亮丽风景线;有时他能在出差前道一句“轻轻地,我走了”,在周末放假时说一声“周末愉快”;有时他在大课间和办公室老师打羽毛球,甚至有兴致地秀一下“花样起球”……还得注意如果心情不好在湖边打水漂儿,也有概率碰着他和那熟悉的微笑,产生一段小故事。
  因为他——我的语文老师,只要想起课堂、语文、生活,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微笑。
 
遇见你,真好
淮安外国语20级17班 高紫依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初见你时,你一袭白裙,望着我们,面上含笑。第一堂课,你仍勾起嘴角,对着眼前的一群风发少年,露出一抹灿灿的阳光笑,照到了每一个人的心里。上课时,狡黠而又甜美的微笑是你的象征。
  你爱诗,每天课上你都会欣然地读首诗给我们听。读到“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时,你是苍凉的;读到“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时,你是忧愁的;在读“每天都有美好的事物在开始,极其美好的事物在开始”时,你又是喜悦的……你在不经意中,为我推开了一扇扇文学之窗,都化为了笔尖下的文字。
  你对身边的一切事物充满了热爱和好奇。九月初,你让我们到校园去找一棵属于自己的树,观察记录叶子的变化,感受“秋叶”之美。你尤为喜欢花花草草,教室的书架上放着三盆翠绿的多肉,日朗天晴时,你常把它们搬到窗台上,让光照着它们。后来,我也会搬着那盆“梦露”去晒太阳。喜欢看阳光下肉嘟嘟的绿瓣儿闪着亮亮的光,很温暖。
  你对我们说,等明年四月,樱花绽放,你要带我们去赏花,还要给每个人在树下拍张照。说这话时,你的眼中布满星星。我悄悄对同桌说:“她如四月樱。”两个女孩相视会心一笑。
  有活动时,你总爱为我们拍照,留下纪念。照片上,一群活力四射的少年笑容灿烂到太阳都黯然失色。你喜欢配上文字,你说收集日子里的点滴快乐,是留给自己的一点甜美。那天晚上,刚刚经历过周考的我们情绪有些低落。临放学前,你笑着拿出一袋糖,对我们说:“谁今天需要安慰,过来领一根棒棒糖,给生活加点甜,告诉自己,我很棒!”但让你意想不到的是,所有的孩子蜂拥而至,争抢着糖。你在一边笑着,追着那抢了三根糖的孩子跑,一遍遍问“有谁没拿到”。我拿到了一根橙色的棒棒糖,在一边看着,满满的感动,满满的幸福。
  老师,我们要一起走过的时间还很长,我会记住那些转瞬即逝又源源不断的爱与暖。世间逢你,如雨中逢花。
 
我当铭记
枣庄十八中19级2班 赵俊杰
  记得初一刚认识您的时候,只觉得您太严肃了,不喜欢笑,一天到晚摆苦瓜脸,有时候我想,教室里温度骤然下降的原因就是您。您给人的感觉就是深山居士,不太好惹。但您出尘轩昂的气质,深厚的教学功底,不禁使人献上几分敬畏。
  课堂上,您夸我的作文写得好,您气定神闲地说着。虽是无意之语,却让无意听到的人记了好久,沦陷在这句话深邃的哲意中,平淡的话激起了一个迷茫男孩的千顷波澜。
  我并不优秀,出类拔萃,深处有从小伴随的自卑孤僻,我在意别人的眼光,害怕与人接触。“能在灿烂盛大、人群熙攘的尘世与您相遇相知,我是幸运的。”这是您在课堂上夸奖我后,强忍着的话,差点破口而出。它在心中千回百转过,现在还在补充完善。我无法用乏味空洞的文字来表现遇见你是多么幸运。
  渐渐地,在您的熏陶之下,我开始重视语文,我喜欢您举手投足间流露的悠然,像是课本里走出来的五柳先生,散发着诗书的氤氲之气。
  中考结束,我们再没有见过。您的不告而别,让我们纠结了很久。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那时的自责或是不舍,其实都不重要。因为有些人,看似已经走远,却未真正离开。人生就是一次次幸福的相聚,又夹杂着一次次伤感的别离。我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了您,而是遇见了您,才有这段最好的时光。
  如果我们再优秀一点,岁月在您的脸上的痕迹会不会少一点。当您为我们高兴,自豪喜悦的眼神中满是赞扬,那一刻,全世界为我们鼓掌;当您为我们微薄的成绩而流泪红肿的双眼,哽咽的声音,像一把锋利的刀,插进我的胸膛,有个声音在质问我,为什么他为你们耗费了时光,而你们却让他如此悲伤。
  离别的那一天笑着流泪说再见,多希望,我们不曾相遇,我还是那个不懂事的孩子,您还是那个德高望重的张老师。面对繁重的任务,您从未厌烦;面对笨拙的我们,您从未放弃。即使生病也不浪费我们的时间,发烧低血糖已成日常,自己默默扛下了所有,却忘记自己也曾是令人心疼的孩子。我们的情绪您来抚慰,可您的情绪又有谁来安慰呢?都说遇到好老师是一生的幸运,那我幸运了三年,当您的名字出现在班主任那一栏,我如梦如幻。
  山高路远,梦境微凉,往日时光,只可回望。来时芳草依依矮,带月锄荷朵朵栽,去时泮官桃花开,至今不忘。
 
【星辰大海】

满天星下
涟水滨河初中18级6班 刘馨远
  两年前,在整洁桌面上,摆着盆满天星,密密地生了一丛,细腻得像是你的一般,你在我身旁,坚定地说:“她是我们班的小孩,我相信她肯定可以!”一句鼓励传入我耳中,一份情也扎根在我心中。学途漫漫,感谢遇见。
  记得一节作文课,我喜欢你的作文课,它跟你一样明媚,你绘声绘色地讲很多有趣的事儿,但总能不偏不倚落到要给我们讲的知识点上,每次我都会神奇于你的魔力。但那一次,我第一次对你生出了埋怨。
  那天你正分析着如何选材,突然一顿,好像漫不经心地对我们说:“学生不就是这样吗?”我抬起头,仔细听:“就像庄稼一样,割完一茬,还有下一茬。到头来,大家都跟清风一样,是过客。”我心头一愣,没想到你竟是这样想的,我以为你会看中每一个学生,信任着每一个学生。我不禁在心里添了道线,把你划开。
  我琢磨着你话中的意思,你也进入了下一个话题,聊起了以前的学生。你说起一个学姐的作文,是分班考时写的,好巧不巧你正监考她那场。你读着她的文章,我头一回听到你的朗诵。语调轻轻的,声音从嘴里悠悠吐出来,带着回忆。你紧紧注视着手中的文字,仿佛是透过笔墨看到了那群天真的笑脸,你也跟着扬起了嘴角。时不时又见你移开目光,看向文中描绘到的地方,口中仍无差错的念念有词,许是早就读了许多遍吧。可即使反复读来,你也总是能被它吸引,读到动情处,你的眼里不禁水盈盈的,染着眼眶胭脂般的红,和着你温柔的目光,让我想起那天的满天星。你抬起头,“咦,现在小孩真是肉麻。”脸上却笑得灿烂,站在讲台中央,你不觉地挺直了腰板,眼里闪着光;看吧,这是我的学生!纤瘦的身材竟也在这时变得充满力量。
  我更疑惑了,你似乎没有不在乎以前的学生啊。
  课后,你突然留住了我。我有些不自在地跟了出去。你抽开办公桌,神秘地抽出摆在第一张的纸,我好奇地看向你,你将纸递到我手中——是我的演讲稿。不同的是,稿纸上早已密密麻麻布满了批注,笔道遒劲,字迹有些潦草,有几处内容改了又改,似乎是想让我看得明白些。这些圈圈画画此时也跟星星一样闪着光,微小却耀眼,指引着我,也照耀着你。
  我心中的疑惑忽然间便消散了,这样的一个你怎么会看淡学生呢?我依着指导读了几句,真的取得了不少进步,你惊喜地拍拍我的肩,对另一个老师骄傲道:“我们班的小孩,我就知道她可以!”温柔的声音传入我耳中,心间拂起一阵花香。
  我想,也许正是一茬一茬,才让你不舍又幸福。你带过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如明星一般指引着他们。最后,就由他们化作满天星辰,在你的心底熠熠生辉。
  你在满天星下,满天星都是你的骄傲。总有一天,我也会变成一颗星,把光洒向这个如满天星一般的你。
 
你扮演小丑的样子真美
淮安曙光初中19级17班 熊伟阳
  教师节前夕,班里准备安排一部话剧向老师献礼,班里顿时热闹起来,有毛遂自荐做导演的,有为了主角和配角吵得不可开交的,而写剧本的任务,就责无旁贷的落在了我这个语文课代表的身上。
  剧情暂定为情景剧,员外爷、老先生、学生甲、学生乙人物都定下来了,而让人犯难的是还有一个小丑角色没人演,这也难怪,谁愿意化个那么难看的妆,还要把自己套在厚厚的戏服里。
  有人不怀好意,让学习最差的人来演;还有人提议,投票表决,让票数最多的人来演;还有人提议,干脆把小丑去掉。
  只好如此,小丑嘛,本来就是配角,要做出牺牲,那就直接“牺牲”掉吧。可排练了几遍之后,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作为“编剧”,我可不想剧情因为角色的空缺而打折,可是班长“导演”调度不动。眼看场面就要失控,这时班主任老师神兵天降般说:“小丑这个角色我先兼着,隔壁班有学生想要参加演出,到真正汇报演出时,就由他来扮演,可是他有个条件,你们不能打听他是谁,这个同学想保持神秘。”困难完美解决。
  汇报演出那天,老师拿了面具和戏服就匆匆离去。果然,节目开演前,从隔壁班“租借”来的小丑准时到位。
  同学们的表演大方、投入、专注,演出空前成功,同学们热烈鼓掌、跳啊、笑啊,没有人注意到班主任去了哪里。
  “下一个节目,小丑独唱——《春泥》。”
  “那些痛的回忆,落在春的泥土里,滋养了大地,开出下一个花季……”
  伴奏声渐停,小丑摘下面具,台下一片惊讶:“这不是我们的班主任吗?”
  “以前, 我们常说学生是花朵,可我更愿意做一把春泥,一个小丑。”班主任顿了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是的,小丑微不足道,但只要出现在合适的位置,小丑也能做出自己的贡献。”
  台下顿时掌声四起,同学们纷纷起立,向我们的“小丑”老师致敬。
  此时,我不禁对老师说:“谢谢您,老师,我将永远记住,你扮演小丑的样子真美。”
 
“鲁迅”的呐喊
淮安外国语20级9班 朱志城
  体育老师从楼上走下来。他时常穿着黑色的衣服,还会穿一种似突击队的背心,被同学们称为“老警察”。
  他的脸是黝黑的,似一块铜板一样。而且他的脸上布满了许多沟壑,更显几分苍老。我一见,这不就是语文书上的鲁迅吗!只是少了一对八字胡。
  别看他满脸沟壑,皮肤黑黄,他声音却分外响亮,但完全没有教官那样的凶狠。至少他不会说“你们别把我惹毛了”等等之类的话,对我们是温和的。
  他总是特别使人发笑,即使你咬紧了牙关,还会笑出声来。他教我们练跑步,说膀臂要竖着挥,不能横过来。他还演示了一遍。只见“鲁迅”像去采花的小姑娘一样,歪歪斜斜地走着“S”形路线,跨着一个“皇帝的花篮”,还一边摇头晃脑,一边解释:“看,这样跑就跑弯的了!”这就已经让同学们笑得前仰后合了。
  练习俯卧撑了,这可是我们最头疼的练习,我一个都做不起来,做起来也不标准。老师又开始演示了,他在最上面一层台阶上就开始做了起来。他撑在那里,手臂简直会让一旁的青松害怕,像柱子一样。腰也是笔直的,合着看上去像一个三角尺,他迅速弯曲手臂,直接与大地平行,如直尺一般。这样上上下下,像个好用的打气桶。“鲁迅”又弯了下去,似乎累了一般。这时,只听万物宁静,他大吼一声:“哟西——!”这声音似可以释放出无穷的力量,让百兽惊惶,地撼天摇一般,老师又迅速立起来了。这时正在练习的我们笑得说不出话来,一个个都趴了下来,东倒西歪。
  又一个练习,他也是这般,大吼一声,感觉比张飞在长坂坡喊得更猛,千军尽惊,立刻就做好了。我仿佛还能看到鲁迅站在台子上,挥动着手臂,对“正人君子”之流用语言攻击,用生命呐喊!
  他对初三可就不一样了。一次我看见他对一个跑不动的胖子一拍,大吼一声“快跑!”那人就充满了力量,埋头冲出去了。
  啊!真难忘鲁迅的呐喊!
 
【星星点灯】

  时间从岸上出发拖着陈旧的板船,一眨眼两年过去了。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我的成绩突然下滑。父母担心,打电话给你,你帮我说了好多好话给他们,听着父母久违的声音,看到站在旁边的你那焦急的眼神,我心酸了。毕业那天,我哭了,你帮我擦干眼泪,说了很多安慰我的话,还给了我大大的拥抱,但我最后只羞怯地说了声让你听着生硬的“谢谢!”
——淮安曙光初中19级17班 王帅
 
  记得有一节课,我回答不上问题,怯生生地望着他,他并不多加批评,只将名字写在面批一栏中。下了课,我苦着一张脸,抱着书去面批。没想到,他只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下次记得预习复习,我还会提你的。”目光清澈而又认真,镜片反射出温暖的光,心似被水浸泡,变得温和湿润。我应了一声“好!”他也笑了,此刻,连空气都如此美好。
——淮安外国语19级10班 王可媛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